紫雨阁 > 玄幻小说 > 重回七零:学霸小富婆 > 第二十五章:我知道是谁拿的!
    最新网址:.

    宋锦瑟没料到这个警察这么敏锐,倒是个有经验的。

    不过一会子,宋家一大家子人都齐了,陶纪一个个问着情况,倒是一句都没问出来,眼看着只差了宋老二一个,宋老太太忙不跌给他打着幌子,

    “这吃过晌午饭就让他去给我上集市上买点东西去了,这会子还没回来。”

    宋老太太怕警察同志知道她儿子赌钱,这才忙不迭的圆了过去,毕竟这个时候,赌钱也是什么不好听的名儿,她就算再恨二伯不争气,也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让他儿子抬不起头来。

    陶纪闻言,顿时点了点头。

    跟着另一个警察在他家地窖里看了半晌,然后周边的检查了一下,目光一闪,从旁边的狗身上扫过,声音沉沉的从周围众人身上扫过,一边开口,一边紧盯着众人的神色,

    “据老太太说,丢肉的时候是晌午休息的时候,若是外人进来的话,这狗肯定会叫,可他们没听着一点动静,所以这是熟人作案,除了自家人,就只有附近邻居和来往的比较多的人,才有这个可能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偷了肉。”

    众人面面相觑。

    其中几个一个院儿里的,七嘴八舌的解释道,

    “大晌午的都搁家睡觉呢,怎么会做这个缺德事儿?”

    “就是啊,再说咱们关系都走的不错,咋会这么做呢,要是不信,可以去我家地窖翻去!”

    “警察同志,你这可不能冤枉人啊!”

    众人纷纷说着,听得陶纪皱紧了眉头。

    看着这群人都不像是说谎的模样,现下倒是有些难办了,总不能挨家挨户的查吧,几十斤的肉,这还真不好找。陶纪有些头疼,正当他有些束手无策的时候,忽然听着一道清亮的童声,

    “我知道是谁拿的!”

    宋锦瑟心里咯噔一下。

    抬头,正对上应一柏那张小脸,看着她的眼神中似乎带着几分愤恨,联想到自己刚刚和他说的话,依着他的个性,必然不会轻易放过她,可是眼下,他怎么会跳出来?难不成,还想将这件事推在她身上不成?

    她忍不住冷笑。

    心中却稳如老狗。毕竟,她现在可是只有五岁!

    就算他气傻了想讲这事凭白扣在自己身上,也没人会信他的话!

    张翠花似乎也没料到自个儿儿子这个时候站出来,一看到警察同志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忙不迭的将他往自己身后一扯,怒声训斥道,

    “小孩子家家的乱说什么!那可是警察叔叔,说错话可要将你带回去的!”

    “让他说。”

    陶纪见状,连忙上前一步。

    将应一柏从他娘身后拉了出来,半蹲着,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温温和和的说道,“小朋友,你看到什么就和叔叔说,叔叔保护你。”

    “我看到他从他家出去的!身上还背着肉,一定是他做的!”

    应一柏指着站在众人身后的人。

    宋锦瑟一愣。

    不是她?

    那会是谁?

    顺着众人的目光看了过去,正看到程华年半大的身影站在不远处,心中咯噔一下,再看应一柏的眼神更是带着几分恼怒,却没想到他反应倒也快,居然想将这件事泼在程华年的身上,这样倒是借别人的手解决了问题!

    还是一如既往的卑鄙!

    程华年听着应一柏的话,眼神中顿时冷了几分,站在那里泰然自若,丝毫没一点慌张的模样,目光从宋锦瑟那恼怒的小脸上扫过,心中还有空想着,这小丫头倒是有几分良心的,还知道为他着急,勾了勾唇角,他气定神闲的说道,

    “说话可要讲究证据。”

    “就是你!我亲眼看到的!”

    应一柏眼神中写满了愤恨。

    不是想和她退婚吗?居然还和别的男人纠缠不清,那他一定不会放过他们!若是程华年被警察带走的话,那宋锦瑟就会老老实实的长大和他结婚,他和娘,也不会再担心生计问题!所以,眼下一听这事,顿时站了出来,直接将脏水泼在了程华年身上,

    “我看到他拿了东西去集市上卖的,就是他偷得!”

    宋锦瑟眼神也冷了下来。

    上前一步看着应一柏,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但说出来的话却是冰冷无比,“应一柏,说出来的话可是都要负责的,若是有证据证明不是他,你这叫诽谤,是要坐牢的!”

    应一柏顿时瑟缩了一下。

    心里有些慌乱,但是却被心里愤恨冲昏了头脑,看着程华年站在不远处一副淡定的模样,顿时像是个被激怒的动物一般,指着他大声道,

    “就是他!宋锦瑟你吓唬我也没用,我知道你是想护着他,但是这就就是我亲眼看到的,就是他!”

    陶纪听着宋锦瑟刚刚的话,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小小的人才不过五六岁的模样,说出来的话倒是一套套的,还知道什么是诽谤?她从哪儿知道的这么多?

    可眼下,却没时间细问那些,走到程华年身前,看着他那张淡定的小脸和旁边脸上带着嫉恨的应一柏,怎么看都觉得不如他说的那般,

    “你是谁?叫什么名字?中午吃过饭去了哪里,见了什么人?”

    宋锦瑟心里咯噔一下。

    若是程华年将他们跟着二伯的事说出来的话,那必然会被顺理成章的查出来是二伯拿的肉!这个时候若是在大家面前说出来的话,毁了二伯的声誉不说,怕是会把奶气的不轻,万一气出什么毛病来,那她要怎么办?

    想到这,对应一柏的恨意更深了!

    目光再落在程华年身上,看着他挑了挑眉似乎根本不把这事儿放在眼中的模样,顿时心里踏实了不少。然忘了他也不过是十岁左右半大的孩子,对于他,她莫名有种安感。

    果然。

    程华年顿了顿,没理会陶纪的问话,反倒是转过来反问了一句,

    “你说亲眼看着我偷了肉,那我是什么时候拿的肉?几点拿的,你那个时间又怎么会出现在宋家还那么巧合的看着我拿肉?我拿了肉又是去的拿个集市卖了多少钱?去的又是哪个集市?你既亲眼看到了,这些应该都很清楚吧?”

    应一柏顿时有些慌张。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