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雨阁 > 玄幻小说 > 重回七零:学霸小富婆 > 第四十九章:到底是命。
    “这事儿是被冤枉的,再说那也不是没抓进去嘛?小孩子说错句话也是情理之中,警察同志您也不能太较真了啊,我们就娘俩相依为命,他要是进了警察局,还叫我怎么活啊......”

    “说出的话就要负责!没构成犯罪也构成蓄意诬陷了,必须跟我们走!”

    陶纪冷这一张脸。

    二话不说的直接将应一柏拷了起来,张翠花到底是个女人,挡也挡不住两个壮汉,眼睁睁看着自个孩子被烤着,一想到以后的生活,顿时眼前一黑,差点整个人晕了过去,

    “你快放开他!”

    “娘!这事儿要去找宋家!”

    应一柏眼看着也挡不住,到底也没白费功夫,任由他们将自己拉走,“这事儿要去找宋家的人,若不是他们的话不会闹成这样!他们不能坐视不管,再说宋锦瑟和.......宋锦瑟?你怎么在这?!”

    “......”

    宋锦瑟向后退了一步。

    没料到被应一柏看了个正着,顿了顿也是可怜巴巴的上前,抹着泪儿的接口道,

    “陶叔叔,反正我家的肉也找着了,要不就放了他们吧......他家里人帮过我家,要不你把我拷走吧,只要能放了一柏哥哥就好。”

    说着,还抹了抹泪儿,泪眼朦胧的模样儿。

    不是说她家不能坐视不理嘛?场面话谁不会说,卖卖惨能解决的事儿,她凭啥要自己家再费心思帮他们?

    “我也知道警察局的事儿不是我们能管的,但是,但是要是非要抓人的话,那就把我抓走吧,我愿意为一柏哥哥顶罪......”

    “警察局的事儿,也不是宋家能控制的啊!”

    “他们就算有心相帮,也帮不了啊,再说这也不是宋家的问题啊。”

    “哎,到底是个命吧...”

    “......”

    周围人一看。

    宋锦瑟泪眼朦胧的要替应一柏顶罪,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宋家能有什么办法?

    他们也是受害者罢了,总不能为了这么一个已经散了的姻亲再把全家都赔进去啊?

    “谁用你假惺惺的顶罪!”

    应一柏像是一瞬间成长了不少一般,看着宋锦瑟的眼神中犹如毒蛇一般,阴暗冰冷,说出来的话更是带着讽刺,

    “你要是真想帮我,就应该让程华年别追究这件事,没人追究的话那自然不会把我带走了!而不是在这里假惺惺的说帮我顶罪!你们两个成天厮混在一起,谁知道你们打的什么主意!”

    “我没有。”

    宋锦瑟可怜巴巴的看了一眼黄大勇,黄大勇顿时连连点头,而后接口道,

    “小孩子家家的别乱说话,她和程华年是去镇子上卖东西,这事儿还是我说才成的,哪有你这孩子想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凭白污蔑了女孩子家的名声!”

    “到底做了什么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应一柏声音冷冰冰的。

    宋锦瑟扯了扯嘴角,看着他的目光更像是带着讽刺一般。

    无凭无据,她又有黄支书帮她讲话,自然站得住脚!

    而应一柏,今儿去了警察局,怕是以后再出来就难了,日后,她也不必再费心思在他们娘俩的身上了。

    进了局子,那这一辈子也就完了。

    “我便是故意的,你又能拿我怎样?”

    她勾着唇角,眼神中更是满满的讽刺,看着那对娘俩悄悄的用着唇语说着,眉眼间更是嚣张讥讽,“一个进了警察局的废人,就算你说什么,又有人信?”

    目光从娘俩身上闪过,似含着几分深邃。

    尤其是看着旁边张翠花,更是笑的像个小狐狸一样,缓缓张唇道,

    ‘活着进去,还不知道能不能再或者出来呢...呵呵......’

    张翠花本就因应一柏要进警察局的缘故,整个人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了。听着她这般说话,更是气的肺都要炸了,面容狰狞的上前扬起了手。

    宋锦瑟勾着唇角,站在原地丝毫未动。

    而应一柏,看着这个模样更是急急的开口,

    “不要动手!”

    可是,已经晚了!

    张翠花已经气的失去了理智,对着宋锦瑟更是下了狠手,

    “弄死你这个小贱人!要不是你的话,我家里一切都好端端的,都是因为你,才害的我们家到现在这个地步,你这个丧门星,我杀了你让你给我儿子陪葬!”

    宋锦瑟瑟缩着躲在了陶纪身前,张翠花气急了眼,也不管面前的人是谁,都是下了狠手打的,那一下下的恨不得直接要了宋锦瑟的命,可宋锦她小小的身影缩在的陶纪怀里,只露着背面,狠狠的几下都落在了陶纪的身上。

    一下下的,都将旁边的人看傻了!

    这可是当众打警察!

    那还了得?!

    围观的人忙不迭的将人给拉开,果然看着在张翠花那番泼妇打架下,陶纪的脸上都被指甲划了好几道儿,胳膊上身上更是酸痛的挨了好几下,顿时整张脸都铁青了,

    “当中袭警!一起拉回去!”

    张翠花顿时脸色一白。

    应一柏在刚刚宋锦瑟说话的时候就反应了过来,却没劝止住,生生的看着自个娘当众上演了这么‘一出好戏’顿时脸都黑了,整个人像是被抽干了浑身的力气一般。

    这下完了。

    全完了!

    他娘若是聪明点,就该打个苦情牌和宋家哭惨,这下这么一折腾,直接被当成袭警关进警察局,那宋家那边还挑不出任何毛病来,人家想帮忙还被又打又骂的,况且两家也没了婚事,人家坐视不理也说不得!

    只是他们娘俩却彻底完了!

    都进了警察局,哪还有谁肯帮他们?

    孤立无援的更是连个靠山都没有,进去还不是随意让人家收拾?

    若是早知道这个情形的话,他绝对不会去招惹宋锦瑟和程华年,只安安分分的,最起码可以保他到成人后,到时候就算有什么心思也可以徐徐图之,现在彻底玩完了。

    应一柏任由那警察将他拷了起来,张翠花还想反抗,却被强制制止了,狠狠的瞪着宋锦瑟,不甘的跟着警察一起被带走了。

    宋锦瑟长舒了口气。

    这才觉得,浑身都踏实了下来。

    若不将地张翠花也送进去的话,她怕后患无穷,现在这般的话,倒不用再担心她作妖来让她们宋家帮忙了,左右在村民的眼中,她们宋家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身上虽还有些疼,但是一点小伤换无后顾之忧,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