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雨阁 > 玄幻小说 > 重回七零:学霸小富婆 > 第五十六章:程华年,也是你们能拦的?
    眼瞅着这小丫头颇有些家底的模样,心思也活泛了几分。端的是一副奸商的模样,一边说着店内的设施齐,他还可以给她当免费的店员帮她看店,一遍又说所有权都是她的......

    宋锦瑟扯了扯嘴角。

    还真当她是个目不识丁的小孩子呢?

    卖了铺子顾着他帮自己弄着店,然后收入支出一概不论,真当她好糊弄呢?

    若不是还想着得到刘老二的一些事儿,她会和他在这里纠扯着?

    “你这店虽然在商业街,但是拐了一个巷子那价钱你还按着门市价给我?当我傻呢,用不用且不说,若是可以,你答应我几个条件,我也爽快点,二百块钱就买了!若是能行,现在就签合同给你一半定金!”

    “二百?不行,起码得二百五十块钱。”

    “那若是不行的话,我就再去别家看看。”

    宋锦瑟直接就要走。

    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意思,王一剪原本还寻思着讨价还价下,但却没想到这个丫头片子虽然小但说话却不含糊,连忙上前将她拉了回来,

    “签合同就签合同,钱你什么时候给我?”

    “签了合同就给,一百块作为定金,剩下的一百要等俩月以后了。而且这店里的东西我可以加上三十块钱都收下,一共给你一百三,差一百等以后再给!”

    她手里虽然有钱,但得考虑开店用的支出,所以不能一次性付清。

    更何况,她还没弄清楚了二伯和那个刘老二之间的关系呢。

    王一剪虽有些犹豫。

    但是想着这人店儿在这里要跑不了,也不急于一时了,况且这个价格也刚好够他将赌债还了,所以也爽快的应了下来。

    签完合同,宋锦瑟直接给了他钱。

    这年头那些坑蒙拐骗的人到底也少,况且这人若是有什么其他的坏心思,她也有法子应对,毕竟,有严青当背景,她可以敞开了做。

    “我还有一点小要求,你既然还准备做衣裳铺子,那能不能让我在这里打工?也毕竟是我半辈子心血,你放心,我打杂或者裁缝都有些心得,不会出什么岔子。”

    王一剪这般说着,神色颇为诚恳。

    宋锦瑟点了点头也算应了。

    目光一闪,转而将话题落在了刘老二的身上,似不经意的问道,

    “这刘老二当初是主动找上的你?他带你去哪里赌债?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宋老二的人,他和刘老二之间的关系怎么样?”

    “宋老二?”

    王一剪愣了一下,而后缓缓道,

    “我倒是知道这个人,他和刘老二关系似乎不错,我当初和刘老二去赌场的时候他也在,好像还和里面的人挺熟的模样儿。至于赌场在哪,就在小镇西边的一个村子外边儿,其实也就是户人家,平时在那儿打麻将斗牌九玩骰子,人还不少。但不让生人进去,每回都是查的严,这不是老手子,不清楚里面的地界儿事儿。

    我去了好几次,和那儿的人都混熟了,才知道还有一个高端的会所呢,不过咱们不清楚里面的事儿,只听说里面赌得更大...”

    她挑了挑眉。

    若是这样的话,那赌场的人也是有些算计了。

    这么一来,就算警察想弄翻了这地界儿,也找不着真的赌场,查到的不过是表面儿上一些小打小闹,即便查封了,也不会真正影响什么。

    “等改天儿带我去一趟。”

    宋锦瑟搁那弄完了铺子的事儿,就去了严青的店儿里。

    和盛文静安排了一下那铺面的事儿,嘱咐了一番让她小心点尽量别出门,若是被她那个舅妈查到了,还不知道会作什么妖,指定等严青从京都回来之后,她才算能踏下心来。

    也不知道,程华年那边怎么样了。

    她闪了闪眸子。

    才离开两天,她觉得自个像是中了什么邪一般,时不时的想起他来。在这儿的时候,天天烦得要死,可这真走了,她倒是有了几分担心,女人啊,果然都是口是心非的!

    撇了撇嘴,就那个毒舌的男人!

    他不怼别人就不错。

    又怎么会出什么差错,说不准到时候吃亏的只会是旁人罢了。

    ......

    严青带着程华年直接去了京都。

    到达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了,大冬天的天黑的也早,忙了一路连饭都没吃,直接去了医院。

    医院内,把守森严。

    程华年一路神色都淡淡的,到医院的时候更是直接被守着的军人给拦了下来,连眉头都没挑,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

    “程华年,也是你们能拦的?”

    话语虽淡,但浑身的气势却不似他穿着那般,颇有些冰冷摄人。

    一如当初程老爷子的气派。

    这个遗落在山村的大少,身上到底流着程家人的血。

    “......”

    两个军人对视一眼,忙不迭的让开了路。

    程华年面色淡淡的走了进去,严青在后面看着便忍不住的点了点头。

    这小子,到底是能拿得住人的。

    这些年在乡下到底没有如一些人所愿将他养废了,而现在一回来,怕是那些人又要夜不能寐了。

    “大少爷回来了!”

    话一出,满屋子的人顿时将目光转了过来,连床上那虚弱的老者,一听这话也顿时精神了几分,半起身想着门外看了过去。

    一身略显破旧的衣服,洗的发白,上面还带着几个补丁,和满屋子一身华贵和西装革履的人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然而浑身却没有丝毫畏畏缩缩的气质,反而神色自若的站在那里,目光淡淡的从众人身上地扫过,依次的打了招呼,

    “爷爷,爸,妈,二伯,二婶,我回来了。”

    神色淡淡,却另有一番气势。

    他离开的时候,已经有些记忆了。

    众人听着他的话,不约而同的愣了愣,但他母亲,却是踉跄了两步才走上前来,在他的脸上划过,面上已然是泪眼朦胧了,抱着他声音颤抖的开口,

    “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总算是让你平平安安的回来了。

    “妈,没事了。”

    他轻轻地拍了拍肩膀,神色也是难得的温柔。

    而另一边,看起来五官硬朗的男人也走上前,在他的后背上略显沉重的拍了两下,声音有些颤抖,却还是绷住了,缓缓道道,

    “没事,回来就好。”

    许久。

    他母亲才忍住了泪水,推了推他示意他上病床前。

    程华年缓缓上前,看着那个比自己记忆中苍老了不少的老者,鬓边的白发都多了许多,半摊在病床上,目光直直的盯着他,忍不住叹了口气,走上前去叫了一声,

    “爷爷。”

    “好!好!好!”

    老者一连说了几声好,用皮包骨的手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哈哈的笑了两声,似乎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而后声音微沉的训斥道,

    “孩子回来是件喜事,都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