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雨阁 > 玄幻小说 > 重回七零:学霸小富婆 > 第六十七章:她也是你能动的?
    成年人的世界里,向来不是非黑即白。

    还有一群所谓的大义观和一片灰**域。

    “那这件事,还是要调查清楚再说...”

    “无论如何,也不能这样对待一个因公殉职的人,而且,警察局要做的是让所有人平安回来,而不是用一个人的命,换一群人的未来。”

    “这件事,警察局要给公众一个交代...”

    “......”

    众人议论纷纷。

    被宋锦瑟这一番话和现实说的振聋发聩,一个个行色匆匆的走了出去,一如来的时候一般。不过他们现在倒不是例行公事了,而是经过她这一番话,要去警察局讨个公道了!

    屋内,也顿时安静了下来。

    宋老太太的目光一直落在宋锦瑟身上,她只腆着脸,一副天真不谙世事的模样,仿佛刚刚的话不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一般。

    老太太眸子深了深到底也没说什么。

    ......

    “为立功而草芥人命,这样的人怎么配作为警察局的领导!”

    “这件事儿,必须给大家伙一个交代!”

    “陶警察不能白死!警察是要让所有人平平安安,而不是用一个人的命,换一群人的未来!这根本不是警察局应该做出来的表率!”

    “......”

    警察局外面,堵了一群人。

    里面副局更是焦头烂额的,喝了几杯茶都不能平息他心中的怒火,一想到这些话都是从宋锦瑟口中说出来的,顿时恨得牙尖儿痒痒!

    若早知道这丫头话那么多,他早就该利落的一枪打死她!

    也不会有现在这般局面了!

    可现在,他连话都不敢说一句。只上午的时候出去解释了两句,便被陶纪家人扯着一顿打,身上都被打的好几处淤青,外面还闹得沸沸扬扬!

    “副局,那个......镇上的记者又来了,说是要采访一下抓获的具体过程以及,以及陶纪的死......”

    “滚!”

    啪的一下,茶杯顿时甩了出去。

    砸的那个小警员脑瓜子嗡嗡的,却一句话都不敢说,只嘴里嘟嘟囔囔的,

    “还耍什么威风,这种事儿都做得出来,还怕东窗事发报应来了吗?”

    “滚滚滚!”

    副局气急败坏!

    在屋子里转了好半晌,接着便将电话拨了出去,

    “这事儿你可得帮帮我呀......我哪知道会闹成这样啊,这不是也想着成了正局后,也好帮你们办事儿吗?...行行行......好好好......那等这事儿过去之后,我再拎两瓶酒去看看你......

    嗯嗯,好,你们可不能不管我啊!咱们可是一个绳上的蚂蚱......我出了事儿,你们也跑不了!进了检委处,说错什么话,可不能怪我了......”

    一个电话过后,他才觉得心里踏实了些。

    只是才刚刚倒了杯水,又听到门声一响,一个人影顿时走了过来,他头也不抬的又将手里的茶杯甩了过去,却没听到清脆的声音。

    抬眸,正对上一双冰冷的眸子!

    “你是什么人?怎么能擅闯警局!”

    一身黑色衣衫,不过十来岁的模样,眼神却晦暗难明,浑身的气势更是冷冰冰的拒人于千里之外,尤其是看着他的眼神,更像是看着什么跳梁小丑一般,声音淡淡的,却冰冷的让人如坠冰窖,

    “她也是你能动的?”

    “她是谁?你到底是谁!你要是再不走的话,不要怪我直接将你抓起来了!来人!来人啊!把这个擅闯警局的毛头小子给我抓起来,让他再敢.......啊!”

    砰的一下。

    茶杯砸在头上,顿时绽开了血花!

    程华年眼神冰冷。

    看着眼前这男人,连多说一句的意思都没有,只单单想着自己若是去晚了一些,那个小丫头片子就要被这男人打死,他便觉得心里冰冷无比,眼神渗人,

    “你还想,拿着她的命,换你的前程?我真不知道应该说你是愚蠢呢,还是傻得不可救药!”

    枪缓缓的从他身上掏了出来,黑色的枪口正对着副局,顿时吓得他腿瘫软无比,尤其是看着眼前半大的男人,嘴角还噙着一抹淡淡的笑,似讽刺,似犹豫一般,

    “既然她身上伤了两处,那你便补六处罢了!”

    “不,不要......”

    副局脚下一瘫,顿时坐在了地上。

    看着冰冷的枪口对着他,更是吓得黄白之物都流了出来,满屋子一阵恶心的味道,令人作呕!

    “砰砰砰砰!”

    四声枪响。

    程华年转身离开。

    整个人警局的人都像是选择性失忆了一般,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男人视若不见,任他出入警局如无人之地一般,过了良久,才去了副局的屋子。

    只见满地的鲜血,他的手脚筋都被挑断了,两侧小腹更是被枪打穿,虽还留了一口气,但整个人也都废了!

    等程华年离开不久,纪检委的人也到了,看着他这副模样二话不说直接将人带走了,至于这人是死是活,那也不在他们操心的范围之内了......

    这些事,自然宋锦瑟也是不清楚的。

    她一直呆在医院养伤。

    家里的人来来去去,连刘奕然母子都来医院看着过他们,还留了些鸡蛋,说是过完年就要去刘婶儿的娘家给刘奕然上学去了,再见面,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

    临近过年了,却一个个都离开了。

    宋锦瑟忍不住的忧愁,默默的叹了口气,

    “不是过年都会团圆嘛,怎么都离开了.......”

    “你说什么?”

    程华年挑了挑眉,递了个苹果过来,看着她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儿,顿了顿,

    “我下午就走了。”

    “......”

    宋锦瑟忽然觉得一口气梗在了喉咙里!

    上不来下不去的,卡的她莫名的烦躁不已。

    走!

    都走!

    走的干干净净的才好!

    最好一个都别回来,省的她再和他们扯上半分关系!

    口中的话,更是不经大脑的说了出来,

    她手里的苹果,更是二话不说直接丢在了程华年的怀里,一副气的不轻的模样,

    “何必等到下午呢,走走走,现在就走!带着你的苹果给我滚蛋!”

    “......”

    程华年顿时有些懵逼。

    看看这个小丫头也不知哪儿来这么大脾气,说翻脸就翻脸,比翻书还快的架势,顿时让他摸不到头脑,愣了一下,还略有些憨憨的接了一句,

    “我现在没车,不然可能也上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