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雨阁 > 玄幻小说 > 重回七零:学霸小富婆 > 第八十六章:看不惯自己扣眼珠子!
    “啪!”

    遥远狠狠的扇了那人一巴掌!

    “再乱说一句,我就把你嘴撕下来!”

    “你居然敢打我?!”

    那人也不是好相于的,一看这样更是二话不说的和遥远撕扯起来了,推搡间更是将宋锦瑟弄得桌面一片凌乱,她冷着眸子,忍了又忍,还是没忍将手里的书狠狠的摔在桌面上,

    “给我闭嘴!”

    “......”

    “......”

    气氛,顿时安静。

    刚刚叫嚣的女子哪儿会服宋锦瑟?

    “你算什么?别以为学习好了点就想着当老大?谁都得听你?”

    “我算你大爷!”

    老虎不发威,当她是个好招惹的?

    一个个都想欺负一下?

    她要是在不摆出态度,怕是以后都别想耳根子清净了!

    “我不想和你们扯什么乱七八糟的!但,谁要是再让我听一句不好的话,就别怪我把凳子摔在你们脸上!我倒要看看是你们的嘴硬,还是凳子硬!”

    砰!

    她将凳子往前一摔!

    一副嚣张跋扈的模样,目光从眼前众人身上扫过,一字一句的警告着,

    “我特么就是这个脾气!谁要是招惹了我,就自己看看白雪的下场!一个个看不惯别人,先把成绩提到我前面再来和我摆谱!再看不惯我,就自己扣眼珠子!”

    “......”

    “......”

    这下,顿时彻底安静了!

    看不惯她自己扣眼珠子?

    这话你也能说出来?

    嚣张跋扈的让人哑口无言,可偏偏一个个的到底是不敢硬碰硬的!毕竟,白雪的下场摆在那儿!他们一个个也不是傻子,怎么还会凑上前当踏板?

    宋锦瑟翻了个白眼儿。

    一群小屁孩!

    还当她好招惹呢?

    这下,倒是再没人说宋锦瑟一句话了,最起码当面是不敢多说一句了,毕竟谁也不想拿自个的嘴和凳子硬碰硬,嚣张的虽然让人看不惯,但毕竟实力搁在那摆着呢!

    看不惯?

    那就憋着呗!

    一直到上课老师来,屋内都是难得的安静,还让老师愣了愣有些适应不过来,一节课都是配合无比安安静静的,连个窃窃私语的都没有,着实令人诧异......

    不过,在课上到一半的时候,一个老师匆匆的走了进来,

    “谁是宋锦瑟?”

    ......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一个位置。

    宋锦瑟抬头,然后听到那老师接口说了一句,

    “你家里出事儿了!”

    出事儿?

    宋锦瑟心里咯噔一下!

    一股不安顿时在心里蔓延开来。

    家里能出什么事儿?

    除非......

    她奶!

    宋锦瑟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脚步匆匆的跟着老师走了出去!

    果然。

    一进接待室,就看到自己爹站在那,一看到她的身影儿,像是瞬间找到了主心骨儿一般,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道,

    “回家吧,你奶......快不行了。”

    “......”

    她脚步一颤。

    差点摔在地上。

    脑海中,也只剩下她爹刚刚说的话了......

    奶...快不行了?

    怎么会?

    她开学的时候,奶还在她耳边一直交代着,那时候还好端端的没有半分毛病,怎么会突然出事儿了?

    她脑瓜子嗡嗡的。

    “哎......你先跟着你爹回去吧,学校的事儿有我担着的,到时候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说一声,至于其他的......等你回来再说吧。”

    “好。”

    她应声道。

    此时脑子里已然是一片浆糊了,连校长交代了什么都记不清了,脑海中只回荡着她离开的时候,奶在她耳边喋喋不休嘱咐的场景,

    ‘奶的宝儿值得最好......’

    ‘有什么事儿就和奶讲,只要有奶在,谁都欺负不了宝儿......’

    ‘奶等你回来......’

    ......

    从学校匆匆赶回去。

    直到傍晚的时候,宋锦瑟才赶回了村子里。

    一进门,便看到自己二伯他们都站在院子里,气氛有些凝重的模样,她心中一沉,脑袋更是嗡嗡作响,连打声招呼都顾不得了,急匆匆的打着帘子就去了屋子。

    满屋子浓重的药味儿,一如前世奶病重的时候!

    宋锦瑟脚下一个踉跄,心里慌乱无比,尤其是当目光落在了炕上时,正看到奶脸色难堪的躺在炕上,紧闭着眼睛。

    “奶?”

    她声音轻轻的。

    像是怕吵醒炕上的人一般。

    也像是没有依靠的浮萍一般,轻声的呢喃求救。

    “娘,醒醒......宝儿回来了,您快看看,咱宝儿回来了。”

    她娘这般说着。

    宋锦瑟眼神一闪。

    接着就看到炕上的老者艰难的睁开了眼睛,目光落在她身上的,更是亮了亮,嗓子像是被什么糊着一般呼啦呼啦的让人听不清话,

    “过...过来让奶看看......”

    她脚下一颤。

    前世。

    奶临终的时候也是这般语气。

    她却害怕的向着后面躲去,爹娘说她几次她没听进去就算了,还说了许多不孝的话让奶临死前都是遗憾的。

    眼前,一如当日的场景。

    宋锦瑟的胸口像是被什么堵住一般,酸涩的让她几乎忍不住的掉下泪来,脚步僵硬的凑上前抓住了老人的手,声音更是哑哑的,

    “奶,我在。宝儿回来了。”

    她眼眶含泪,却扬起了一抹笑。

    在回头间,悄悄的将眼眶的泪水拭去,然后眯着眼笑着,一如平时那般的说着,

    “奶,你哪里不舒服?怎么宝儿才离开这么段时间就生病了?是不是没宝儿监督你又不好好吃饭了?”

    “傻丫头。”

    奶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眼睛有些浑浊,但抓着她的手却是紧紧的,顿了顿,喘了好几口粗气才接口道,

    “宝儿......宝儿在学校要是受了欺负就告诉奶,奶...奶还可以给宝儿撑腰,只要奶有一口气,奶的宝儿就不能让别人给欺负了去......”

    “......”

    宋锦瑟鼻头一酸。

    眼泪顿时掉了出来。

    奶的心里,总是惦记着她的。

    就像是她刚上小学的时候,奶每个课间都要去那里给她送东西还要警告一些那些年纪大的同学,不许欺负她......

    这次,是她疏忽了。

    尤其是在路上听到爹说是因为奶在镇子上看到新闻,听说她进了警察局,这才一时气火攻心晕了过去,从台阶上摔了下来,等醒来的时候便是这样了......

    听舅爷爷说,是因为血压骤然升高的原因,摔了一跤更是有些脑栓塞,在加上年纪大了抵抗力也不行的缘故,怕是撑不了多少时日了......

    宋锦瑟心里,像是被人狠狠的捏了一把一般。

    酸涩难受。

    想哭却憋得胸口难受,顿了顿,只哑着嗓子道,

    “奶,我没事啦,学校都挺好的,老师同学们也都关照我...那些新闻上都是些乱七八糟写的,您看宝儿现在不是好端端的站在您面前了?您先好好休息休息,宝儿和校长请假了,会在家待一段时间,您不要想些乱七八糟的,宝儿陪着你......”

    “嗯...好......”

    奶应声。

    没过几分钟,便又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