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雨阁 > 玄幻小说 > 重回七零:学霸小富婆 > 第九十九章:我有说话的资本!
    她冷着脸站起身。

    目光从所有人身上扫过,声音冷冰冰的更是把不带半分感情,顿时将一众人都震慑住了,而说出来的话,更是让他们无言反驳,

    “不服是吧?不服给老子憋着!叽歪什么?看不惯直接拿出本事找教育局去!跟一个个没断奶的孩子似的只会叽叽歪歪哭哭啼啼!我愿意帮你们学校参赛?说实话这地儿要不是杨校长我一分钟都不愿意在这呆!

    怎么?一个个不服?

    不服就拿出本事来打我的脸!没本事就一个个闭嘴!看不惯自己扣眼珠子,老子让你们瞅了?”

    “......”

    “......”

    嚣张!

    暴力!

    却是最粗暴有效的!

    被众人提名的柏玉溪,眼神中带着不甘,

    “你也只会逞口舌之利!”

    “最起码我有说这话的资本!”

    她眼神冰冷。

    场上顿时安静了下来,那些人一个个憋的脸红脖子粗的,可偏偏反驳不了她!而柏玉溪,更是阴沉着一张脸,一想到处处被她踩在头上,更是恼怒不已。尤其是,这次本来内定的人员是她代表初一一届参加联赛,可现在,却被她凭空抢走......

    这样的结果,她怎么能甘心?

    ......

    准备参与联赛前。

    宋锦瑟休养了两日,说是修养,其实倒是将遥远安置妥当。

    那日她帮了她之后,她便和家里人说清了,而宋锦瑟这里还缺人,便留着她在店里帮忙了,她上手倒也快,这么两天时间便都熟悉了下来,在设计上,还颇有天赋。

    她便安排着她跟盛文静学习了,而那边一直被卡着的营业执照,也终于办了下来。

    “若不是前阵子事儿那么多的话,这些东西早就办下来了......不过这样倒也合适,只是那边的人还想着和盛小姐说些关于开发地的事儿,所以想着若是今儿有时间的话,中午在WW餐厅吃顿饭,也好具体商量一下事宜......”

    “嗯?”

    盛文静眼神中闪过些许诧异。

    但在接收到宋锦瑟的目光后,顿时点了点头,

    “好的,那你们安排吧。”

    “好。”

    “......”

    待那人走后,盛文静才忍不住的开口,“你不是一直不想由着他们主动吗?怎么这会儿又想着说顺着他们的意思了?若是在拖一段时间等他们着急了,那样对我们的利益更好......”

    “我有些事儿欠了一个人情。”

    “嗯?”

    宋锦瑟抿了抿唇。

    昨日白子博打过电话来,开门见山的问了一句那些地的使用权是不是在她手上,她虽有些诧异,但还是直接应了下来,接着便听着他又说了一句,

    “那边准备拿出一部分土地建立军工厂,你知道负责人是谁麽?”

    “谁?”

    “程华年!”

    “......”

    宋锦瑟有些无奈。

    自己刚刚才被程华年帮了一把,没想到转而便反客为主了,这般的话,那那些地再拖下去也没有什么必要了,便直接应了下来,并且将准备好的文件给了盛文静嘱咐道,

    “东西大概都在这些了,可以将土地直接给他们,但是除了军工厂的部分,另一部分她要求等建立起来后有一部分使用权,具体的店面图纸里都标志清楚了,给他们看一眼便清楚了。”

    “好。”

    盛文静收好文件便去收拾了。

    而宋锦瑟,则是想了想,又给程华年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你帮了我,我也帮了你,互不相欠。’

    ‘......?’

    消息回过来后,只一个问号。

    宋锦瑟撂下手机,也没再回复。

    过去收拾了去京城要准备的东西。而就在这个时候,另一通电话也打了过来,她正忙着收拾,遥远看了一眼通讯录,看到上面只标了一个‘宁’字,便喊了一声,却没得到回复,犹豫了片刻后,将手机接通了,

    “喂?”

    “我的姑奶奶,你可接电话了。说好的稿子什么时候给我?我这都快被逼疯了,你再不给我的话,我可要去你们那儿找你了!”

    ?

    电话中,男人声音悦耳温润。

    态度更是熟稔无比,像是老友一般,尤其是那说话的声音,总让她觉得似曾相识一般,遥远愣了片刻,才想起来回复,

    “那个......她现在不在,等一会儿我让她给你回过去?”

    “......”

    电话中,男人似乎愣了愣。

    接着,轻咳一声,说话的语气也端了起来,

    “嗯?那好,麻烦你了,一会让她看到消息给我回个电话,我有急事,另外我给她邮了个东西,让她等会儿记得查收。”

    “好的。”

    挂了电话。

    遥远还是拧着眉头,总觉得这声音温润又好听,像是从哪听过一般,但是想了半晌,却死活都没想起来,直到宋锦瑟收拾好东西走出来之后,才忍不住开口,

    “刚刚有个叫‘宁’的人给你打了电话,说有急事让你给他回过去,另外还说给你邮寄了东西......”

    “哪位是弄墨?”

    “......”

    宋锦瑟眸子深了深,

    “我是。”

    “快件!”

    快件员将一个半大的箱子放在屋子,就走了出去,遥远愣愣的问了一句,

    “弄墨是你小名儿吗?”

    “嗯。”

    她含糊不清。

    接着便将东西都放在了杂物间,连拆都没拆,看的遥远有些好奇,但怎么想都没想起来那个声音从哪儿听到过,只觉得熟悉无比......

    ......

    翌日。

    一早,宋锦瑟便上了去京城的车。

    东西基本上没收拾,教育局的人衣食住行都给安排好了,除了一些贴身物品需要随身携带,其他人都是轻装上阵,这次去京都,大概要一周左右的时间。

    所幸,店儿里的事儿都安排好了,她也没啥需要亲力亲为的了。

    一上车。

    顿时将所有的目光拉了过来。

    “宋锦瑟,这这这,坐在这儿!”

    后排,刘奕然挥了挥手,一副熟稔的模样,她顿了顿,便直接走到了后座上,这还没来得及坐下,就听着前面传来一道刺耳的声音,

    “我还以为有些人只会对着长辈们耍心机,却没想到连这方面,也是无师自通啊!怎么?才十岁就想着勾引男人了?”

    “勾引?”

    宋锦瑟的眼神顿时冷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