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雨阁 > 玄幻小说 > 重回七零:学霸小富婆 > 第一百二十四章:死无全尸了。
    “你说,车子爆炸了?那宋锦瑟呢?她人呢!”

    安亦然恼怒无比!

    他费劲心思要她离开,却没料到下来之后反倒让那个小丫头替他断了后?

    “车子爆炸,若是宋锦瑟在里面的话,现在应该也是......”

    死无全尸了。

    男人顿了顿,却没胆子说出来。

    但即便是没说出来,安亦然也知道他话里的意思。一想到那个挡在自己身前的人或许落得那般下场,他眼神都深了几分!

    狠狠的踹了男人一脚,

    “滚!”

    “是。”

    “自己去领罚,以后不要让我在看到你!”

    “......是。”

    屋内。

    此时也变得安静一片。

    安亦然沉默了很久,脑海中一瞬间闪过不少场景,大火中,她将自己推开挡在自己身前的模样,似乎和年少时母亲挡在他身前的模样如出一辙,可是现在,母亲不在了......

    ......

    此时。

    宋锦瑟还不知道外面的情况。

    整个人由于惯性加上从高处坠湖,已经浑身滚烫的发起烧来,好不容易游到了岸边,勉强撑着最后一丝理智找到了个隐蔽的地方,接着整个人就晕死了过去,睡梦中,似乎还迷迷糊糊的看到了一些场景......

    “宋锦瑟,像你这种人又怎么配和我在一起?当初要不是看在你家能照顾我们娘俩的话,我又怎么会娶你?”

    “你忘恩负义!”

    “......”

    “她怎么从上面摔下去了,那要真死了怎么办?”

    “死就死吧,反正也没人管她!她死了正好旗下的所有财产都归我了,至于她,随便弄个骨灰盒就行了......”

    “......”

    她看着两人将她的尸体抬走。

    看到他们将她弄到殡仪馆,而后装的凄凄惨惨的领了她得财产一对狗男女花着她的钱,住着她的房子,而她却连个棺椁都没有,成了殡仪馆无人认领的骨灰盒......

    像是一瞬间,又回到前世临死的那般。

    噩梦夹杂着痛苦人,让她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中,而她整个人,则是轻飘飘的,好像还在自己的身体内,又似乎已经逃脱了一切痛苦,

    “宋锦瑟,原来你叫宋锦瑟......当初你救了我,现在我还你死后清白!”

    “......”

    她呆呆的。

    看着眼前如梦似幻的场景。

    看着程华年去了殡仪馆给她安置了棺椁下葬,看着他对那对狗男女动手,将他们送进了监狱,看着他临走之前,将一束花放在了她的墓碑前,而此时,他已然坐在了轮椅上,

    “现在,似乎你欠我的更多了......”

    她怔怔的。

    脑海中瞬间想到了一些事儿,那是在她初去城市的时候,一次意外,她救过一个躺在路边浑身是伤的人,她将他送进了医院,之后再去医院的时候,却再也找不到那人的半点信息了.....

    她一直觉得那是场梦。

    而今,却并不是梦一场。

    前世今生,有些事似乎早就注定了他们之间的纠葛。

    程华年。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似乎一切,早就是命中注定的。

    ......

    翌日。

    等程华年查到安亦然的消息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他一路赶了过去。

    接连四日。

    从宋锦瑟失踪的第一日,一直到他查到安亦然的下落再到到了这里,接连几天的联轴转让他根本无从休息,所以此时,脸上带着几分沧桑,眼睛里已然是一片红血丝,看着,就有些狰狞可怖!

    “安亦然!”

    门被狠狠踹开!

    他径直而入,原以为会在屋内看到宋锦瑟的身影,却一进门只闻到浓郁的烟草味儿,而安亦然则是坐在其中,脸色显得有些难看。

    他心下一慌,

    “她人呢?”

    “在车上,爆炸了。”

    “砰!”

    程华年一拳狠狠的砸了过去!

    “你再说一句?”

    “车爆炸了,她在里面......”

    “砰!”

    又是一拳!

    后面跟着进来的人,看着眼前的一幕,顿时有些剑拔弩张,屋子里的气氛,也在瞬间变得有些凝滞!就在众人想要动手的时候,安亦然摆了摆手,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声音中也是冰冷,

    “我要带她走的时候,你不是信誓旦旦的说能保护她吗?结果呢?结果就是将她保护成这样?甚至离开这么久,你才找到我身上,你若真在乎她的话,早干嘛去了?!”

    “若不是因为你,她不会被人盯上!”

    程华年眼睛通红!

    尤其是听着安亦然的话,更是怒火中烧!除了对安亦然的愤怒,还有对自己的恼怒!

    但!

    她怎么可能死于爆炸?

    她那么聪慧机敏,又怎么会弄到那个地步,

    “那尸体呢?你说她死了,那她的尸体呢?车子在哪?爆炸的地方在哪儿?我要亲眼见到她!”

    “尸体没有,车已经烧没了。”

    “......”

    程华年心脏骤然一紧。

    连尸体都没了?

    “我要去看看!我要去亲眼看看!立刻带我过去!你确定车子爆炸的时候她在车上吗?就算是烧没了,也应该有尸体残骸!不可能什么都没有!若是什么都没有的话,只能证明她不在车上!”

    “什么?”

    安亦然似乎没想到这一点。

    一听程华年的话,顿时反应了过来!

    二话不说的直接驱车去了当时的地点,将当时发生的情况一一说出来之后,程华年的脸色更沉了几分,声音冰冷的没有半分感情,

    “你的意思是,她是为了救你才引开他们的?”

    “是!”

    程华年二话不说又挥出一拳,却被安亦然冷这脸挡下了,

    “若她打我我无话可说!”

    但你,没有资格!

    两人对峙而立。

    身上是如出一辙的冷漠和高傲。

    程华年看了他一眼,冷冷的开口,

    “若她还在,这一拳我留给她自己!若她不在,那牵扯的所有人,都必须给她陪葬!”

    他不管他们什么势力!

    也不管自己现在在谁的地盘上,但若宋锦瑟真的出了什么事,他就算掀翻了一切,也一定要让所有人付出代价!

    目光转落在地上。

    此时地面上漆黑一片被烧过的痕迹。

    “照你刚刚的话来说,她当时正被人开车追着,且那些人身上有枪!以她的性格绝对不会坐以待毙,而在刚刚过来的路线上,她若是想逃走的话,也不见的没有机会......”

    “你是说...跳车?”

    安亦然接口。

    接着摇了摇头。

    他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个可能,但是依着当时的情况,就算她跳车,只会让自己死的更早一点罢了,所以他才没有继续追查下去。

    “......”

    程华年一边走着一边考虑着。

    当目光落在那一片湿地的时候,眼神顿时一凝,

    “那一片,你们查过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