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雨阁 > 玄幻小说 > 重回七零:学霸小富婆 > 第一百三十三章:我去警察局喝茶了
    翌日。

    离着联系不上盛文静,已经有一整天的功夫了,虽然知道那些人的目标是她,但是警察局的人,也未必会好好对盛文静!

    “我已经查了,这件事似乎不单是应一柏从中作梗,上面还有人插手!我刚刚给邱浩青联系了,他家长辈倒是有在警察局的,不过一听他问这件事,顿时被他长辈警告了,只含糊的说了一句,上面似乎还有人下了命令,说是要严办!”

    刘奕然在电话似乎有些担忧,

    “眼下程华年不在,若真出了什么事儿,我们也保不住你!白子博都两天没消息了,你在京中还有得罪的人?”

    “......”

    宋锦瑟眼神一闪。

    若说得罪,京城中人,怕是只有杨家那个白莲花千金小姐了。

    落井下石。

    果然是她的作风!

    她撇了撇嘴,忍不住在心里暗骂程华年,他拍拍屁股走了,留了一堆烂摊子,还说她总爱惹事,却不成想哪件事和他没有关系?

    “......这件事,你先不用管了,只尽快想办法早点联系白子博吧。”

    “那你呢?”

    她忍不住苦笑。

    看着面前的几个一身警服的人,脸上如出一辙的冷漠疏离,忍不住撇了撇嘴,

    “我去警察局喝茶了。”

    “什么?”

    “嘟嘟嘟......”

    ......

    “啪!”

    白炽灯亮的刺眼!

    宋锦瑟下意识的眯了眯眼,许久才适应眼前的光亮。

    而在她面前,两个一身警服的男人正冷冰冰的盯着她,神色间不带一丝感情,声音冷漠,

    “宋锦瑟,锦裁坊是你旗下的店铺,你蓄意伤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

    她翻了个白眼儿。

    连说句话为自己辩解的心思都没有了,此时的情况根本由不得她说些什么,她只是案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在刘奕然没有找到白子博之前,她说任何话都是无用之功!

    那她何必浪费口水?

    况且......

    眼前摆在她面前的是一场持久战!

    果然。

    她在审讯室一呆,便呆了整整一日。而面前的白炽灯更是刺眼,耳边只传来男人那冷冰冰的一句话‘你蓄意伤人到底有什么目的’,除了这一句便再没有其他的话了!而这一日,面前的人换了几波,但却没有一滴水和一碗饭端上来!

    他们这是想用软刑了!

    不能在她身上弄出什么伤痕来,便想着一步步摧毁她的精神意志,一步步让她精神崩溃直到妥协,她几乎可以想到,只要她一松口,等待她只会是比这个更加残酷的刑罚!

    她咬牙坚持着。

    然而在审讯室那张硬板凳上,即便是她想休息也被眼前的白炽灯刺的无法闭眼,更别提此时那犹如魔咒的男声一直在耳边回荡了......

    ......

    此时。

    千里之外!

    “怎么回事!谁拿到实弹!这要是真的引燃,知不知道会死多少无辜的人!负责这些的人呢?一个个全都给老子滚出来,踏马的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过日子,没被人家打死,差点被自己人坑死!”

    军营中。

    为首的人正在破口大骂,而其他人则是怔怔的看着面前的那个大洞!

    谁都没料到,这么一个普通的军事演习会出这么大的篓子,刚刚若不是程参谋眼疾手快将那**丢了出去的话,怕是眼前的人都要少大半!

    “程参谋,真是谢谢你了!”

    “要不是老程,咱们现在都得交代在这了!”

    “哪儿个龟孙儿搞得事儿,查出来看老子不能死他!”

    “......”

    程父一脸懵的看着眼前的情况,下意识的看向了白子博,却发现他也是一头蒙的模样!

    卧槽!

    宋锦瑟这嘴是开了光了吗?!

    原本他还没太把她的话放在心上,正巧出差离得比较近就跑过来看看,没想到正撞上程父军事演习,他瞬间想到了之前宋锦瑟说的话,直接将所有的空包弹检查了一遍,果然发现了一个实弹!

    他自己都懵逼了!

    几乎不敢想象,若是没有听宋锦瑟的话,那现在,怕是他就能接到军事演习爆炸案的意外了!原本对宋锦瑟还存有质疑,现在,他顿时心服口服了!

    这小丫头,确实有几分神秘!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宋锦瑟特意告诉我......”

    “宋锦瑟?”

    程父暗暗记下了这个名字,想着等出完任务后,再回去好好谢谢她。

    ......

    两日!

    整整两日!

    宋锦瑟被关在审讯室整整两日没有音信,而外面的刘奕然已经快急疯了,联系不上程华年和白子博,他只能直接来警察局,却来了好几次一次都没有被放进去,更别提看到宋锦瑟了!

    因这件事起因是衣服藏针伤人,所以他直接找了那些人,想要威逼利诱让他们撤销对宋锦瑟的诉讼,却没成想直接撞上了应一柏,

    “你还想动心思到这里?我告诉你,做梦!”

    他凉凉的话,顿时让刘奕然脸色一变!说出来的话也顿时焦急了几分,

    “我知道你恨宋锦瑟,但你也不想她死吧?警察局你去过吗?现在上面的人说要严办,你知不知道她或许会被直接害死的!应一柏,你就恨她到这种地步吗?”

    “什么?”

    应一柏脸色一变!

    他这两日,确实没有去警局,只是想先给她一个小小的教训,但刘奕然说的话,却不在他的考虑之中了,尤其是去警察局见面被拒后,更是让他沉下了心!

    他可以报复宋锦瑟,却不容许别人借他的手!

    尤其是查到消息是从杨家传下来的时候,更是冷笑,找了警察局的熟人后,他才混到了审讯室内,见到了宋锦瑟的身影。

    不过两日。

    她的脸上都瘦了一圈儿。

    眼下的青紫色看着更是憔悴不堪,微微干裂的嘴唇昭示着两日滴水未进的模样,一看到他的身影,顿时闪了闪眸子,张了张嘴却一句话没说,只眼含讽刺的看着他,似乎在说,‘现在满意了?’

    “宋锦瑟,你不是心心念念程华年麽?你可知道将你害到这种地步的人,也是他!若不是她和杨家订婚的话,杨姗姗不可能将心思动到你身上...他现在落荒而逃,你呢?你被他无情的抛弃,任由杨姗姗对你随意欺凌!呵呵......你在他眼中,不过是个可以随意揉捏玩具而已,上不了台面。”

    她扯了扯嘴角。

    即便是这么一个轻微的举动,也让她唇间顿时渗出鲜血来!

    “还能有谁比你更上不了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