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雨阁 > 玄幻小说 > 重回七零:学霸小富婆 > 第一百四十二章:我对你不仅仅是喜欢而已。
    宋锦瑟有些局促。

    尤其是对上程华年的眸子,更是莫名的多了几分紧张和不安,顿了顿,似乎深呼吸了一下,而后才淡淡的开口,

    “你认真的喜欢我,还是觉得我有趣儿?”

    她想要清楚。

    他对她究竟是蓄谋已久还是一时兴起。

    年龄一切都不重要,但是他的态度至关重要!喜欢一个人和爱一个人并不相同,喜欢会随着时间淡化,而爱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更加割舍不下。

    她眸子里满是认真。

    而程华年也是认认真真的看着他,声音淡淡却很清晰认真,

    “我对你不是一时兴起,也不是仅仅喜欢而已。”

    “......”

    宋锦瑟眨了眨眸子。

    果然。

    这男人是天生的妖孽,只认真的看着她说的这一句话,险些让她下意识地应声答应了,这番模样又有几个人挡得住?况且,她知道,他一直都有将她放在心上,这个男人,向来是说一不二的。

    顿了顿,她正想开口,又听到这男人接了一句,

    “如果你需要时间考虑我也可以等你,但是你考虑恋爱和结婚的人选时,第一个必须是我!”

    “......”

    怎么办?

    他似乎将她所有的心思都猜到了。

    现在,她倒是有些骑虎难下了,不过想想这个男人对她的态度...

    宋锦瑟眨了眨眸子,勾起了一抹笑容,

    “那好,如果过几年,你还没有改变看法的话,那我们可以试着开始......”

    “过几年?”

    他顺杆往上爬!

    程华年淡漠的脸上似乎看不出任何心思,但他说的话却是步步紧跟。万一这小狐狸一推推个十年八年,那他要如何?他等得起,只是不想等那么久,多一年多一年的变故,万一以后趁他出任务身边多上一群小白脸儿,那他咋办?

    必须给个时间!

    “一年!一年后没改变想法的话,那就先订婚!等你成年之后在结婚!那也是人之常情!”

    “......”

    老狐狸!

    宋锦瑟暗暗的在心里骂了一句!

    这下,连她所有退路都封死了,不过,想到这个男人为她所做过的事情,她的眸子闪了闪,犹疑了片刻间,话音已然落下,

    “好。”

    “啊?”

    程华年一愣!

    没料到宋锦瑟这么爽快!

    还以为依着这个小丫头的心思会好好考虑许久,却没料到她这么爽快的应了!

    他顿了顿,面不改色,

    “我觉得,等你好了就订下来也不错!”

    “......”

    想得美!

    宋锦瑟翻了个白眼儿,

    “程华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现在身上还有杨家的婚事!怎么,还想着左拥右抱?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杨家算计你的事我还没算账,又怎么会和他们扯上关系?”

    程华年此时求生欲极强。

    二话不说直接表态了,宋锦瑟眸子闪了闪,接口道,

    “那是你招惹出来的,自己解决!至于其他的,你便不用操心了......”

    应一柏...

    她会自己算清他们之间的事!

    ......

    “那些人安排了?”

    “程华年已经一个个调查革职了......至于,那些和应一柏有关的人,却还压着没有动...我已经盯了两天了,到现在也没有任何动静!”

    刘奕然搞不懂。

    若是宋锦瑟想要报复的话,为什么不让程华年直接给这些人一个痛快的教训,反倒是要渐渐给他们压力,像是猫捉老鼠一般,看着他们一步步走到举步维艰的地步,还压着不肯动手!

    宋锦瑟眸子闪了闪。

    “你只管紧盯着那人,适当的透出些口风,让他找人求救...即便是求救无门,那能得到些补偿逃之夭夭,也是不错的选择。”

    “啊?”

    刘奕然一脸茫然。

    搞不懂宋锦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还是按着她说的去做了!

    ......

    宋锦瑟好端端的从警局出来了。

    而警察局涉案人员更是被里外查了几遍,所参与人员上至于副局下至于小警官,都被全都革职查办,而此时,听着应一柏办事的人,也是找上了门,

    “我当初也是听了你的话!这现在闹得这么大!我怎么办?你可一定要帮帮我,就算在警察离职了,你也必须给我补偿,不然的话,我就把你也交代出去,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

    应一柏没料到这样的结果!

    尤其是这事,若是被他养父清楚的话,那他甚至连在那个家里待下去的资格都没有了!他最清楚这些人的薄凉无情,养子在牵扯上利益后,哪儿还有什么亲情关系存在?

    “这件事,你若是不闹大了,我尚可让你全身而退!”

    “哦?”

    那人眼神闪了闪,顿了顿接口道,

    “给我十万块钱,我立刻消失!以后都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若是不然的话......”

    “好!”

    应一柏眼神中闪过一抹暗色,爽快的应声,

    “十万我需要筹集三日,三日后你去郊区军工厂等我,我直接交给你。”

    “行!”

    那人应声离去。

    丝毫没注意到,身后应一柏的眸子,已然变得冰冷一片。

    ......

    医院内。

    宋锦瑟已经休养了几日,脸蛋也总算变的圆润了不少。

    刚刚给自己削了一个苹果啃着,听着刘奕然说着现在外面的状况,端的是一副悠然自在的模样,咬了一口含糊不清的说着,

    “依你的意思是,你们还找了教育局的人?他们也坐视不管,任由事态发展?”

    “可不是!当时可气的我不轻!之前还你好我好的,说你是白山省的骄傲,可真出了事又是一个个无能为力!更可气的还说你自己太过张扬惹事上门!说什么许多天才都早夭,把我气个半死......”

    刘奕然义愤填膺的。

    一想到当时他们的态度,就觉得气的肺都在疼,

    “这种人,就不该替他们出战!现在换省还来得及不?”

    “......”

    她无奈的笑了笑。

    虽然换省来不及了,但是联赛的时间尚早,到时候会不会发生什么‘变故’可不是由着她的?

    “宋锦瑟是在这个病房?”

    “......”

    门外。

    一道女声传来,宋锦瑟顿时眉头一挑。

    接着,便看到一个女人缓缓而入。

    一身高定香槟色套裙,看起来优雅无比,五官精致还画着淡淡的妆容,一看便是富足人家,尤其是微微上挑的眉眼,更是和程华年如出一辙,只是更多了几分风情,

    “你就是宋锦瑟?”

    “是。”

    她应声。

    微微点了点头,心里却已然猜到了几分对方的来历。

    第一百四十三章:给你二十万,离开我儿子。

    果然。

    下一秒这女人便走上前,坐在了旁边的病床上,看起来似乎颇为倨傲的模样,眸子从她身上上下的打量了一眼,而后淡淡的开口,

    “我是程华年的母亲。”

    “......”

    她就知道!

    未来婆婆上门了!

    而且,似乎颇为来者不善的模样,她点了点头,而后刚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看到这女人从包里拿出了 一张支票,随意的写了个数字便递了过来,

    “给你二十万,离开我儿子。”

    What?

    宋锦瑟一脸懵逼!

    什么情况?

    她这是被未来婆婆当成了趋炎附势谋财的女人了?想想也是,毕竟她现在才十岁,一个小萝卜头纠缠着自己儿子,换她的话,怕是她也不会往什么好处想,只是,单单二十万就想着把她打发掉?

    她可不可以丢三十万让她离开出走?

    “怎么,不够?”

    程母一看到她这副模样,顿时拧了拧眉头,但还是耐着性子又写了一张,

    “那就再加十万,算是你救了他爹的报酬。”

    “哦?”

    宋锦瑟挑了挑眉,

    “在您眼里老公和儿子就值三十万?”

    “你居然还嫌少?真应该让华年看看你现在的嘴脸!三十万足够你生活几辈子的了!还当自己是什么?若不是我儿子中意你,你以为我会专门过来看看你是什么货色?做人,还是要知趣儿的好。”

    “......”

    她顿时冷笑。

    而刘奕然,则是看着眼前的情况,悄无声息从房间内退了出去,二话不说便将电话给程华年打了过去......

    屋内。

    气氛有些僵硬。

    “程伯母,麻烦你搞搞清楚,是你儿子要追着我!且不说这些,单单是我救了你老公,这就是你上门答谢的态度?拿钱砸我?可以,那麻烦拿个几千万,拿三十万砸人,您也不怕晃到您的手!到那时候,说不定还要在隔壁好好住一段时间呢!”

    她声音冰冷!

    看着眼前的女人更是没有留半分余地!

    她向来如此,别人敬她一尺,她敬人一丈!若是对她这番态度,那也就不要怪她说话难听了!谁都是第一次做人,凭什么供着你!

    况且。

    她和程华年还没在一起呢?要受你的气?你算哪根葱?!

    就算在一起了!

    她和程华年在一起也不是和她在一起!你若和谐,我自然也敬着你,但是你硬要踩着别人脊梁说话,那就别怕晃着自己!

    程母一听她这话,更是气的不轻!

    果然如姗姗说的那般,目中无人嚣张跋扈!一想得到自己儿子因为她被老爷子逐出家门,若不是自己儿子争气的话,现在还不知被她害到什么地步呢!

    “宋锦瑟,你别得寸进尺!”

    “我得寸进尺?那您大可以直接离开!没人拦着你站在这里。”

    她面不改色!

    想拿长辈的气势压她?

    呵呵,做梦!

    程母气急败坏,看着她更是恨不得在她的脸上直接挠一道!她从未见过这么嚣张跋扈的女人,若是想让她进门的话,除非她死了!

    “只要有我在,你就别想和华年纠缠不清!他现在和杨家订了婚事,你趁早离他远一点!若是再纠缠不清的话,我怕是也要和你家家长好好说说家教问题了!”

    宋锦瑟眼神一暗!

    威胁她?

    “和我家长说家教,还是先管好您自己再说吧!刘奕然,给我把这个不请自来的陌生阿姨请出去!顺便要点消毒水,好好清清屋子里的晦气!”

    “你......”

    “妈?”

    正当场面一度尴尬的时候,程华年总算姗姗来迟。

    刘奕然顿时舒了口气,再这样下去的话,他怕两个人都要打起来了!他可不敢凑上前去掺和,说不准三打两打被打的就是他了!

    “华年,你来的刚好!这就是你护着的小丫头!我今天特意过来看看她,想要给她些报酬算是她救了你爹的补偿,可是你看看她是什么态度!处处挑刺,还嫌我给的钱太少让我滚出去!”

    “......”

    我擦嘞!

    这恶人先告状啊!

    宋锦瑟眸子都冷了几分。

    也没开口,斜睨着程华年想要看看他的反应,却没想到他脸色直接沉了下来,声音微冷的开口,

    “妈,以后不要来这里了。”

    “什么?”

    程母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她这样对我你还想护着她?华年,我是你妈,是怀胎十月含辛茹苦生下你的人!你现在为了一个外人,就要这么伤我的心吗?”

    话落,便捂着胸口,一副心痛无比的样子。

    程华年没有再开口,倒是下意识的搀扶住她,顿了顿又接口说了一句,

    “我知道您看中的是杨姗姗,但我和她没有半分可能!你若是不中意宋锦瑟的话,那以后也不必来我这里了。“

    “......”

    宋锦瑟一愣。

    似乎没料到程华年这么直截了当的开口。

    丝毫没顾她母亲的颜面,与她对视间反倒是多了几分认真。

    程母更是恼怒不已!

    捂着胸口一副上不来气的模样,呼吸更是急促,像是要犯心脏病的模样,在宋锦瑟诧异的目光中,更是往后一仰顿时整个人晕了过去!

    “妈?”

    程华年脸色一变!

    二话不说直接将她从屋里抱了出去,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嘱咐一句,

    “不许乱想!”

    “......”

    她能乱想啥?

    宋锦瑟翻了个白眼儿。亏她不可能吃的,能过过不能过拉倒,想要让她再如前世那般被婆婆算计着,可赶紧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

    ......

    翌日。

    程母没有再来,反倒是刘奕然说了一句。

    那日之后程母心脏病犯了,被程华年送回程家老宅了,至于程华年则是直接去参加授衔仪式了,等授衔仪式后会过来看她。

    宋锦瑟没有开口。

    “对了,那日你叮嘱我看着应一柏,他们约着三日后去郊外废工厂,似乎要拿钱走人,你盯着他们做什么?”

    “哦?”

    她勾唇浅笑。

    鱼儿似乎要上钩了。

    “继续盯紧。”

    ......

    郊区外。

    男人在废旧工厂内,不时张望着外面,似乎在焦急的等待什么一般,偶尔看看时间,直到工厂的大门被男人推开,看着那人带着一个黑色包包走进来之后,才缓缓松了口气,

    “你怎么才来!”

    “查的有些紧。”

    应一柏冷了冷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