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雨阁 > 穿越小说 > 皇权赋 > 第三百七十三章太后的气场
    王家完了。

    这样一个重磅消息,仅仅用了不到半天就传遍了整个京城,并且以极快的速度向外传递。当然,想要传遍整个大唐的话还是需要几个月的,毕竟大唐的面积实在是太大。

    但这丝毫不影响这件事对整个大唐的影响,首当其冲的便是经济上的冲击。事实上,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作为全大唐四大富商之一的王家,其本身的资产以及影响力有多大?用三个字就能总结,非常大!

    虽然模糊,但确实是事实。尽管王家在京城像个小受似的给人一种随便来个人都能欺负的感觉,但事实上回顾王家被欺负的历史你会发现,真正能欺负的了王家的,只有皇家。

    无论是最初的查账还是最后的抄家,要么皇上领队,要么世子负责,王家就是再厉害,再有钱,还能跟皇家比不成?

    至于其他人……你可曾见过王家怕他们?别的不说,单单邀星楼那场拍卖会,即便嚣张跋扈如徐振也不过是威胁其他买家,根本不敢对身为东道主的王家有任何的要求。若王家真的是个人人欺凌的小势力,以徐振的作风恐怕就不是威胁,而是明抢了吧?

    归根结底,王家只所以显得弱,不过是因为对手太强。他们站在第二梯队,可他们的对手却站在第一梯队。

    所以,在王家倒台之后,无论是依附与他们的客商,还是在工坊做工的工人,亦或者种植原料的佃户,失去了东家的他们瞬间没了生活的来源,一时间整个大唐的经济,几乎乱的一塌糊涂,甚至隐隐有崩溃的趋势。

    与此同时,皇后寝宫内,满脸得意的唐昊听着身旁小太监的叙述,高兴差点笑出声来。挥手斥退对方之后,赶忙看向一旁的母亲。

    “母后,您这招是真的高!吃准了这唐瑾睚眦必报的性格,让他整垮了王家,这下咱们可就有弄他的理由了。”

    不同于唐昊那沾沾自喜的模样,长孙韵却是一脸的愁容,眉宇间还萦绕着淡淡的愧疚。

    “哎,罢了罢了,

    事以至此,只怪我当时昏了头答应了帮你个小混蛋出谋划策,这些子……却是对不起璇儿姐姐了。”

    “母后,您提她作甚?咱们可是皇家,你更是母仪天下的皇后,跟她一个王妃有交情已是她的幸事,哪里需要考虑什么对不对的起?就算是我们把她卖了,她都应该乐乐呵呵的帮我们数钱。”

    长孙韵闻言,黛眉一蹙,“你这混小子!休要胡言!你这话在我这说说也就罢了,我宠着你,不忍心打你,若是被你奶奶听去,定要罚你去佛堂抄上半年的经书。”

    唐昊闻言脑袋猛地一缩,似乎母亲的话让他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从小到大,唐昊最怕的不是自己父亲,而是这个奶奶,不同于父皇母后对自己近乎溺爱般的宠爱,自己这个奶奶却是真正做到了一碗水端平,自己只要有错,无论大小都要受到相应的惩罚。

    “孩儿……孩儿记住了,下次……下次不会了。”

    “下次?你还想有下次?”

    正说着,一个略显沙哑却中气十足的女声传了进来,语气中还带着些许的愠怒。一时间,唐昊整张脸直接垮了下来,就连长孙韵的脸上也多了一抹慌张。

    “见过母后!”

    “孙儿拜见皇奶奶!”

    一时间母子二人尽皆冲着门口跪了下来。接着,只见一个略显佝偻的身影走了进来,进了看,却是个精瘦的老太太,并没有所谓的鹤发童颜,亦不是一张阴沉的仿若死人脸,就好似一个随处可见的老太太,和蔼、慈祥,眼角的皱纹不经意间勾勒出一抹不变的微笑。谁又能想到,这个扔到人堆里就再也认不出来的老太太竟然是当今大唐最权势最大的老人,太后李淑云。

    “起来吧。”

    李淑云拄着自己的拐杖,缓缓坐到一旁的凳子上。她向来是不喜带一堆太监和宫女的,据说是年轻的时候险些被人买通身边的宫女太监害了性命。自那之后,除非必要她的身边最多带一个精通医术的女官。

    “我方才经过你

    们门外,听到你们在讨论璇儿的事情?还说什么对不起她,言语间还捎带着瑾儿?哦,听说小钰子给他取了个字叫肆心?嗯,起的倒是不错。”

    “母后……这……”

    尽管老太太的语气像是聊家常,但说出来的话却让长孙韵感到整个人不寒而栗。婆媳多年,自己这个婆婆是个什么性子她太了解了,她若是上来就咄咄逼人的问罪,那证明她并未真的生气,只要你低个头认个错,最多也就会罚你抄个书,念个经什么的。可她若是像个没事人一样和你唠嗑……呵,自求多福吧。

    “说吧,你们娘俩都干了什么。”

    李淑云对于长孙韵眉宇间那抹为难和畏惧熟视无睹,至于所谓的估计皇后的面子……笑话,在这后宫里,谁有资格让我顾及她的面子?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长孙韵只得咬了咬牙,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实际上,这个计划并不难猜,她就是利用唐瑾那睚眦必报的性格,让王家去绑架唐瑾的妹妹,无论成与不成,唐瑾到时候都绝不会放过王家。到时,王家一倒,大唐经济势必大乱,唐昊再趁机联合一众对唐瑾有意见的大臣联名上书弹劾与他,再加上长孙家在暗中鼓动民心,即便无法摘了他大理寺少卿的乌纱帽,也能将其赶出京城。而这一出,可就不好进了。

    “哼,手段是不错,可惜还是嫩了点。”李淑云冷哼一声评价道,“别的先不说,你一个做长辈的,帮着儿子算计小辈,你也真舍得下这张脸。”

    “母后……儿媳……”

    “好了,你不用说,你我还不了解吗?”李淑云这话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接着又扭头看向一旁的唐昊道:“我大唐自立朝以来,便有万子夺嫡的传统。历届皇家子孙都是靠着自己的能力发展势力相互争斗,那成想出了你这么个不争气的东西,出了说大话什么本事都没有,十几岁的人了还只会让你娘帮你出谋划策,若非我无权干涉,我必要将你踢出这夺嫡的行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