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雨阁 > 玄幻小说 > 剑仙在此 > 第五百六十三章 都是一群废物
    “这水果……”

    韩不负一连吃了好几块火龙果,一开始还不觉得什么,后来越吃觉得体内玄气激荡,竟是如吸取了玄石一样,浑身更是有一种冰凉气息缭绕,感觉到无比舒畅。

    “哈哈,怎么样,好吃吧?这是我新培育出来的品种,你要是觉得好吃,就多带一些去前线,对于修炼,也是有好处的。”

    林北辰得意洋洋地道。

    韩不负笑了笑,道:“其实我还有一事相求……”

    林北辰直接摆手打断,罕见的认真严肃道:“我林北辰在这个世界,真正交心的朋友很少很少,老韩你算一个,咱们兄弟,不要说‘求’字,你想要什么,直接说,只要我有。”

    韩不负怔了怔,重重地点头。

    “是关于北辰药丸,这种药丸,简直是行军打仗的必备神器,前线战局复杂,瞬息万变,有的时候,一旦补给辎重跟不上,士兵们就得饿着肚子打仗,很伤士气,而北辰药丸功效奇特,便于携带……”

    说起来的时候,韩不负眼睛里都在发光。

    林北辰满口答应:“我先给你一万颗。”

    韩不负呆住了:“一……一、一、一万颗?”

    林北辰解释道:“老韩,不是兄弟不讲义气啊,是目前还是受产量所限,你有走的太急,这样吧,等过段时间,我这边稳定了,产量跟上了,我再派人送一些去前线。”

    “不不不……”

    韩不负连忙摆手,道:“我的意思是,太多了,我本来只准备要几百颗,一千颗撑死了,我知道,那药丸其中有的药草,非常珍贵。”

    林北辰哈哈一笑:“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另外,我还给你准备了一些礼物。”

    说着,直接拿出一对浅灰色的护腕。

    这是他在一线天阻击海族高手时舔包得到的。

    这对护腕,乃是储物宝具。

    里面的存储空间不小,原本装着的海珠、宝石、海族修炼功法等等,都被林北辰废物利用了。

    如今这两个储物护腕中,一个装着基本土系修炼秘籍,还有成熟的火龙果,香蕉,冬枣之类的水果,以及相应的种子。

    而另一个里装着的都是高品玄石。

    韩不负接过护腕,仔细观看后,抬头看了一眼林北辰。

    林北辰笑的那叫一个一脸纯良,就连笑容褶子里都充满了真善美。

    他坦然道:“被这么看我,我是很抠门,但那要看对谁,一千斤玄石,还有那些水果,对于修炼有益,其中种子,你可以在北方前线尝试着种一下,万一种出来,也算是一份收获。”

    韩不负郑重其事地道:“我从来不觉得你抠门。”

    林北辰笑道:“哈哈,别别别,我抠门这点我自己还是承认的……”

    说着,又取出另外一个储物袋,道:“这里面是我为凌迟将军,凌午将军准备的礼物,你顺道替我带过去吧。”

    韩不负脸上浮现出一丝果然不出所料的表情。

    林北辰一看表亲不对,连忙解释道:“我这可不是为了娶凌晨那个妞,才专门讨好两个大舅子的啊,你千万不要误会。”

    韩不负眉毛一挑。

    o???。

    给了林北辰一个‘我懂’的表情。

    林北辰:,,???,,?

    你懂个卵子啊你。

    唉。

    算了。

    解释不清楚了。

    黄泥抹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这一夜,两人一直在大帐里聊到了后半夜。

    午夜时分,韩不负起身告辞。

    这时,一万颗北辰药丸也已经准备好。

    临出门的时候,他又想起一事,道:“对了,我有位一位过命的战友,叫做萧野,如今被调回朝晖城,是城内黑潮战部的一位卫级指挥使,对于朝晖军内部情况,比较熟悉,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忙斡旋的,可以去找他,我已经和萧野打了招呼了。”

    这算是坏规矩的事情。

    但为了林北辰,韩不负终于还是忍不住破例了一次。

    “萧野?”

    林北辰道:“我有些印象,是那日在城外迎接我们的那位带队的大叔吧。”

    韩不负哭笑不得地道:“人家萧老哥就是长得着急了一点,实际上也才二十一岁而已。”

    交代完这些,韩不负转身离开。

    林北辰一直将他送出云梦营地。

    ……

    ……

    第二日。

    天空中飘洒着细碎的雪花。

    气温寒冷,几乎滴水成冰。

    龚工备好了马车,一直等到中午,林北辰才睡醒来,一番洗漱,带着两个侍女,上了马车,离开云梦营地,前往内城。

    有些事情,必须要进城去办理一下了。

    片刻后。

    缴纳了一枚银币的入城费,马车驶过第三道城墙的门洞,呼啸而入。

    “果然是比第二城区繁华啊。”

    林北辰透过暗色琉璃马车玻璃,朝着看去。

    街道整齐,地面铺着青砖。

    露面两侧有造型各不相同的民居建筑。

    还有大大小小的店铺,看起来生意竟然是不错。

    林北辰的目光,看着街道上来往的行人。

    这些人的穿着,虽然不是名贵,但起码可以有棉衣遮体御寒,面容也不像是第二城区的流民那样一脸饥容菜色,起码还有一些红润神采。

    一道城墙,仿佛是隔开了天堂和地狱。

    街道两边有商贩叫卖之声,早点,绣品,甲胄,兵器,成衣,胭脂水粉等等,各种货物都有。

    而且大多数的店铺,看起来生意还不错。

    “不是说朝晖大城中,物资紧缺吗?”

    林北辰看着颇为热闹的街道,不由地叹道:“看来紧缺的只是第二城区的数百万难民啊。”

    这些天,王忠建立的城管大队也并没有闲着。

    其实暗中已经撒出去不少人,都在摸底第二城区的情况。

    各种消息,源源不断地汇集到了林北辰的豪华大帐之中。

    每日倩倩和芊芊,为林北辰按摩捶腿洗脚的时候,都会将这些信息,念给他听。

    所以几日下来,林北辰对于第二城区的了解,怕是要比官方更加清楚。

    套娃一样环绕着三重内城的第二城区,面积是所有城区之中最大,地广人稀。

    如今已经容纳了三百多万的流民。

    其中一半是从朝晖城以南的海族占领区逃难而来的,剩下的一半中,大约有三成是原本就生活在这片区域的省会贫民,另外七成则是因为贫困和土地、午夜兼并而丧失了生活支撑,不得不从第三城区中退出来的落魄平民。

    官方对于第二城区的管辖治理,只是浮于表面。

    表面上安定。

    暗地里乱潮涌动,每日都有人死去。

    不太夸张地说,第二城区就是一个法外之地。

    而眼前的第三城区,给林北辰的感觉,繁华程度和以前的云梦城差不多,更加干净有序。

    街道中来往行人的脸上,也看不到太多对于战争的畏惧和惊恐……

    想想也不奇怪。

    第二城区的广袤,像是一片真空地带,挡住了海族发动攻势的日夜中的战争喊杀之声。

    很多第三城区的居民,已经从最初的恐惧之中解脱了出来,有意无意地淡化了战争的阴霾!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第三城区的大多数人,大致就是如此。

    哪怕是关于战争的动员,在城区之内始终都没有停过。

    但逐渐地,战争变成了一门生意。

    比如——

    “为城墙上的战士募捐,大家有钱出钱,有物出物啊……”

    “一枚铜板不嫌少,千枚金币不嫌多。”

    “捐款十枚金币,即可获得朝晖军军部颁发的优秀市民荣誉奖章一枚。”

    “不能让城墙上的战士流血流汗还挨冻。”

    此起彼伏的吆喝声,从前面的街道上传来。

    是一群天真烂漫的少年学员,捧着自制的募捐箱,挥舞着小标语,走在了街道中间,向来往的行人募捐。

    哦,一群富有理想主义的少年啊。

    “这位贵人,请您为城墙上的战士,献一点爱心吧。”

    一个甩着双马尾辫子的小萝莉学员,穿着有补丁的初级学院服,也不知道是城内哪个学院的学员,挡住了林北辰的马车,乌溜溜的大眼睛,盯着马车门,怯生生地道。

    “他妈……”

    林北辰在车厢里正想自己的大事呢,猛地马车一停,思路被打断,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推开车厢门就要展示一下一个纨绔的自我修养。

    但当他的目光落在这双马尾小萝莉的身上,下面的话顿时就噎住了。

    真漂亮啊。

    还有点儿眼熟。

    好像是在哪里见到过一样。

    这么可爱漂亮的小姑娘,打一拳肯定会哭很久吧?

    “大哥哥,给士兵捐点钱吧。”

    小姑娘仰着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林北辰,甜甜地笑着。

    林北辰摸了摸了摸下巴,笑嘻嘻地道:“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就捐十枚金币。”

    车厢里的倩倩和芊芊娇媚俏丽的小鹅蛋脸上,顿时都浮现出了娇嗔之色。

    少爷啊。

    有我们两个在身边,您还有心思沾花惹草呀。

    马车夫龚工眉毛微微一动,但眼观鼻鼻观心,反复什么事情都咩有发生一样。

    双马尾小萝莉仿佛没有丝毫的戒心一样,道:“我的名字叫做……”

    “别告诉他。”

    旁边一个清越脆朗的女声传来。

    却是一个身形高大的女学员走过来,一下子挡在了双马尾小萝莉的身前,用母霸王龙护食一样严肃的目光,盯着林北辰,道:“你要捐就捐,不愿意捐就别捐,我警告你,不要打我家吕灵心妹妹的主意……”

    说到最后,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话语戛然而止。

    o·(????????????)?o·??

    好像……

    刚才……

    说漏嘴了?

    把小心心的名字给暴露了?

    而被挡在身后的双马尾小萝莉,额头上垂下一排黑线,缓缓地就捂住了自己的光洁白皙的额头。

    ?(????)!

    不愧是神经大条的胜男姐姐呢。

    日常操作。

    习惯了呢。

    林北辰呆了呆,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抹调侃之色。

    “啊啊啊啊……”

    身形高大的女学员终于也反应了过来。

    “啊啊啊,快,你什么都没有听到,快忘记。”

    高大女生抓狂地道。

    林北辰笑了笑,拿出十枚金币,屈指一弹,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金色弧线,挨个掉落在双马尾小萝莉吕灵心怀中的盒子里。

    “愿剑之主君保佑城墙上的战士们。”

    林北辰很绅士地点点头,然后坐回到车厢里。

    马车向前行驶。

    后面传来了两个女学员的对话声。

    “啊,小心心,万分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胜男姐姐,没关系啦,那位大哥哥不是坏人呢。”

    “他还不是坏人?别看他长得帅,一脸的猥琐,小心心,身为你最好的朋友,我不得不提醒你,千万千万千万要小心那些图谋不轨的男人,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的模样,对那些臭男人有多大的吸引力,足以让他们兽性大发哦。”

    “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可怕吧,胜男姐姐。”

    “就是这么可怕。”

    “安啦安啦,我会注意的。”

    “对了,刚才那个大色狼,好像真的是捐了十枚金币哦。”

    “啊,对哦,要赠送大哥哥一枚荣誉市民徽章的……大哥哥,等等。”

    “快追。”

    林北辰坐在马车里,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吕灵心吗?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个双马尾小萝莉,应该就是吕灵竹的妹妹了。

    虽然年龄差的有点大,但模样真的是很相似。

    以至于他在看在小萝莉的第一眼,就有了猜测。

    杨沉舟抱着吕灵竹的骨灰,来到第三城区,要去见吕灵竹的家人,也不知道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已经过去三天,还没有消息。

    不过有戴子纯大哥通行,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林北辰最担心的,其实是杨沉舟在失去了爱人自后,也丧失了活着的动力,萌生死志。

    吕灵竹也是不算是伟人。

    但她绝对是一个真正的战士。

    林北辰这么抠的人,也愿意捐出十枚金币,就是因为吕灵竹的因素。

    马车并没有停下来。

    两个追赶马车的女学员也很快消失不见。

    “少爷,按照计划,我们先去行政厅,申请建立学院的用地,然后再去第四城区的神殿,不过,刚才王管家传来消息,半个时辰之后,行政厅才会开衙办事,他已经安排好了餐位,不如我先带您去行政厅旁边的摘星楼用餐……”

    龚工的声音传进来。

    “这都什么时候了,行政厅衙门竟然还没开,效率也太低下了吧。”

    林北辰吐槽道。

    龚工没有解释什么。

    当然真相是少爷您睡起来的太晚,这会儿行政厅是午休时间,距离下午开衙还有半个时辰。

    片刻后。

    摘星楼到了。

    林北辰从马车里走出来,抬头一看,脑海之中浮现出两个字——

    卧槽。

    好高啊。

    竟是十六层高的土木建筑,雕栏玉砌,红木镶嵌,以玄纹阵法加持,隐约有能量护罩流转,远超林北辰在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后,见到过的任何一个楼宇。

    朝晖大城的行政厅总衙,建造在第三城区核心区域,已经有百年历史,周围最是繁华。

    而这摘星楼有着第三城区第一高楼之城。

    传闻属于省主大人所有。

    倩倩和芊芊两个侍女,也被狠狠地震撼了一把。

    龚工上前报了包厢号,自有店小二上来引导,乘坐着犹如神似电梯的炼金浮梯,一直来到十二楼,进入大厅。

    大厅不小,足以容纳百人。

    所谓的包厢,竟是以镂空屏风分割开来的一个个桌位,并不密封,隔音效果也不好。

    林北辰倒也不在意。

    因为摘星楼的酒水美食,的确是远超云梦城的万胜楼,让他一下子就沉迷其中,毫不犹豫地大快朵颐起来。

    尤其是特产星辰酿,更是甘醇绵长,滋味美妙,虽然贵了点,一坛酒一枚金币,但却让林北辰喜不自胜,一口气点了十坛,鲸吞牛饮了起来。

    因为正是午饭时间,所以楼中极为热闹。

    “依我看啊,海族根本不堪一击。”

    “是啊,被夸大了。”

    “呵呵,等到我风语行省的大军集结完毕,一次反攻,就可以将这些海蛮子,赶回到海里去……”

    “就是,南方城池的驻军和官员,实在是一群废物,竟然朝夕之间就战败,丢掉了那么多的土地,就该部都杀了。”

    “不错,都是废物。”

    酒到酣时,大厅里的高谈阔论之声,不绝于耳。

    旁边几个身穿着制服的年轻人,一边喝酒,一边议论战局,对于朝晖城以南各大领、城池的官员们,一阵挖苦和讽刺。

    “若是给我机会,巡牧一城,必定团结市民,上下一心,死守城池,死寂反攻,定叫海族损兵折将,惨败而归!”

    “哈哈,那是,谁知道赵兄你已经是六级大武师,策论高明,若是上了战场,必定可以立下盖世大功。”

    “哈哈哈,打仗其实很简单,可惜了,我家老爷子,死活不让我报名上战场,哎,被一群废物领军,误了军国大事啊。”

    林北辰心道是谁这么大的口气,一边喝酒,一边扭头看去。

    只见隔壁一桌人中,有一位白面无须,看着也就二十出头的年轻人,黑眼圈,眼窝深陷,油头粉面的样子,一脸浮夸之色。

    这一看就是昔日林北辰同款的纨绔废物。

    这年轻人嘴角一颗黑痣,手中拿着一把描金折扇,左手还搂着一个唱曲的年轻姑娘,眉眼之间尽是猥琐油腻,却还在大骂南方官员无能,城头将领废物……

    林北辰用中指揉了揉眉心。

    这种人,就算是异世界的键盘侠吧。

    嘴上有前言,胸中无一策。

    只是随便扫了一眼,林北辰就可以确定,这种货色,如果进入战场,别说是什么海族战将,随便一个剑鱼族的利剑武士,就可以一瞬间将他切成薄嫩多汁的人片!

    林北辰回过头来继续喝酒。

    隔壁桌的议论声,又不断地传来。

    “听说,这一次司法厅要审判处决一批南方战败的官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嗨,这个我知道,就在明天下午,在第三城区的西市口,一共三十五人,为首的一个废物,叫做崔颢,听说帝国在南方的首败,就是他造成的,丢了云梦城,才导致海族登陆成功,一路碾压过来……”

    林北辰闻言,心中一动。

    之前在海族处打听到的消息,是崔颢被风语行省官方从海族牢房中赎回了,后续就没有了下文。

    这几日来到朝晖大城之后,林北辰也安排王忠去打听,也没有什么线索。

    结果竟然是被关押在司法厅?

    “这么说来,姓崔的是罪魁祸首啊。”

    “这种人,就该千刀万剐。”

    “就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早就该杀了,为何一直等到现在?”

    “听说此人出身于小劫剑渊,有人要保他……”

    “谁敢保这种祸国殃民的杂碎,不怕遗臭万年吗?”

    “诶?时间到了,要开衙了,诸位,快走吧,不然要迟到了……”

    “走走走。”

    一群人酒后狂言,结了账,相互搀扶着离开。

    那个油头粉面的年轻人,狠狠地在唱小曲的年轻姑娘胸衣里捏了一把,捏得小姑娘眼泪都流下来,才笑嘻嘻地走了。

    旁边过来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一边自己抹眼泪一边收拾家伙事,唉声叹气地道:“翠儿啊,你……唉,受委屈了,都是我这个当爹的没本事……”

    姑娘抬手擦掉眼泪,挤出笑容,道:“没事,爹,刚才得了一枚银币呢,我再唱几曲,就够给娘抓药的钱了,一定能治好娘的病……”

    话音未落。

    叮当。

    一枚金币落在了她手中的盘子里。

    姑娘怔了怔,眼里泪花儿翻滚着看了看周围。

    “给爷唱个曲儿。”

    隔壁桌位上,一个早桌子上摆着十个酒坛的客人,正抱着酒坛子牛饮,放下坛子的瞬间,露出一张年轻而又英俊到了极点的面容,微微一笑道。

    姑娘顿时脸蛋儿红了。

    “大爷要听什么?”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已经久经风尘的自己,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红了脸。

    仔细想想,应该是因为那少年太俊秀了,一双带笑的眼睛,简直能勾魂一样。

    姑娘一时心漪荡漾,选了一首拿手的曲子,咿咿呀呀地唱起来,歌喉婉转,似是大珠小珠落玉盘,非常好听。

    等到她唱完,抬头一看,那英俊如妖的少年,已经不见了,桌子上只剩下了十个空酒坛,姑娘心里一下子空落落的好像是失去了什么,就如那空空的酒坛一样。

    “遇到贵人了啊。”

    老父亲在一边欢喜地道。

    一枚金币,可以算是解了他们一家三口的大难了。

    至少足够治疗老婆子的病了。

    ……

    从摘星楼走出来,林北辰心情不错。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这种感觉很好。

    而倩倩和芊芊的小脸蛋上,也挂着开心的笑容。

    她们越来越喜欢少爷了呢。

    就知道少爷是一个好人。

    上了马车,片刻后就到了行政厅。

    按着指示牌,来到了用地审批的厅堂前。

    还没进门呢,就听一个熟悉的赔笑声传出,然后噗通一声,有个人从审批厅的厅堂里面,被叉着扔了出来!

    “哎哟……”

    惨叫声更加熟悉。

    林北辰目光一凝。

    被认出来的人,不是提前来办理手续的王忠又是谁?

    ------

    剩下的三章合一了,今天又在十二点前,时间管理依旧有进步,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