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雨阁 > 都市小说 >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 第七百二十五章 取消订单?
    “庄~~~你知道的,我最近心脏不好,可不要开这样的玩笑。”李斯特听了庄建业的话完全没往心里去,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把庄建业的狮子大开口给挡了回去。

    庄建业也没想着真能让那些高贵的欧洲老爷们朝中国砸钱,如果可能的话,运十项目下马之后,空客的合资就应该启动了,还不是那些自诩贵族后裔的老爷们看不上中国这片落后的土地?

    所以这样的人更适合当就韭菜去割。

    显然李斯特与庄建业有着相同的看法,话里话外就是希望庄建业借助其疯子的名头狠狠抄一波,越疯魔越成活的那种,哪怕为此李斯特这边倒贴费用都成。

    本来庄建业不想搭理这一遭的,要知道随着杜邦和东丽的项目落地,永宏厂的消化进度正在提速,很多事情还等着庄建业处理呢。

    就算不谈工作,刚出生的娃要不要爸爸多陪陪?正奶娃的老婆要不要老公多照顾照顾?还有家里的老大要不要他这个当亲爹的辅导辅导?

    杂七杂八的事儿多了去了,空客一个只会搂钱且缺乏变通的傲娇公司,庄建业真的是懒得去打照面。

    然而就在庄建业准备谢绝时,李斯特接下来的一句话立刻就让庄建业不得不重新考虑接待空客来访的问题。

    “我的老朋友,我知道你这些年一直为腾飞集团所生产飞机的国际适航证在奔波,相信我,好好的接待空客公司这一次,或许会有一个好的结果!”

    庄建业没有说话,别看腾飞集团范堡罗航展一行拿了波音、麦道两大巨头的高端航材订单,又获得杜邦、东丽等材料巨头们的投资,自身凭借超强的实力牢牢站稳T300碳纤维复合材料的半壁江山。

    可是庄建业最为看重的飞机适航证却连半点儿眉目都没有,庄建业要说不郁闷那是不可能的,毕竟现如今欧美的技术话语权摆在那里,拿不到他们的适航证,腾飞集团生产的飞机就只能封死在国内,这对腾飞集团未来的发展是极为不利的。

    所以只要有希望,庄建业还是要试一试,哪怕这个希望非常渺茫,只不过……

    “我知道你顾虑,庄,不过有些事情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欧洲人是高傲了些,但相较于美国人的多变,欧洲人务实起来还是非常可信的,所以我的建议,你还是跟空客接触一下比较好。”

    庄建业听了李斯特的话便陷入良久的沉默,但这一次李斯特没有出言打扰,就这样足足过了两三分钟,李斯特终于是听到了一声令他放心的话:“好吧,反正腾飞集团不缺空客那帮人的几双筷子,他们想来,我接着就是。”

    ……

    一架波音737客机破开云层缓缓降落在星洲山城机场,很快旅客通道内便走出层级的旅客,其中最显眼的便是几位身量高大气质不凡的外国人,引来不少人的目光,几人对此倒不是很在意,反而冲着那些好奇打量他们的国人报以温和的微笑,甚至还不时的朝着对方打着招呼。

    一位满头白发的瘦高老头甚至还从口袋里掏出比利时产的巧克力分给一位跟他同机抵达的孩子,引得那位家长是连连称谢,并和白发瘦高老头连拍的好几张合影。

    如果不是时间不允许,这几位兴致盎然的老外真的很想在山城机场多停留一会儿,因为他们真的很想好好感受下中国普通民众的热情。

    毕竟相较于热情好客且对他们尊重的中国民众,那个叫做庄建业的家伙实在不是个好的交流对象。

    这不,刚刚和蔼可亲的分给孩子巧克力的白发瘦高老头把行李箱交给司机,然后一屁股坐进星洲政府特意准备的奥迪轿车中,刚才和颜悦色的老脸顿时就拉的比驴脸还长:“真不知道那个叫李斯特的美国是怎么想的,非要让我们跑这么远来见那个叫庄建业的家伙。

    他是王国的首相还是国家的总统?凭什么让我们千里迢迢的到处跑?就算他不来欧洲找我们,可我们已经来到中国的京城,已经是他们国家了,他也不来,简直太傲慢了。”

    “我跟你想的一样,让·贝克先生,就如同您在刚才的波音737飞机上抱怨中国为什么不用我们A320一样,所以为了我们在中国150架的巨额订单,多走个几千公里真的没什么,相比于巨额的销售分红,这点路又算得了什么?”

    先一步座进汽车后座的空客高级副总裁,也是这一次空客访华团队的负责人里克尔松笑着安慰了一句,叫做让·贝克的瘦高老头拉上车门,撇了撇嘴:“如果中国人真心实意买我二话不说,让我去徒手攀登珠穆朗玛峰我愿意,作为空中客车公司技术业务部门的总工程师,我始终有着一颗欧洲骑士的荣誉之星,随时可以为欧洲典范—空客公司付出一切。”

    说着让·贝克转过头,看向里克尔松,布满皱纹的老脸就如同蒸熟的螃蟹,红的有些发紫不说,就连呼出的空气都有些火辣辣的,语气更是压不住愤怒:“可是中国人是想要我们的干线柯客机嘛?不!他们是想要自己造飞机,他们买的不是我们的飞机,而是盯上我们的技术。

    中国人已经跟麦道合作生产MD—80和MD—90就可以了,已经证明他们可以制造大型客机了,为什么还不知足?”

    “当然是因为他们从美国人哪里获得想要的东西!”里克尔松笑容不减的回应着。

    闻言让·贝克更加愤怒:“他们从美国人哪里得不到的东西,就想从我们这里弄到?简直异想天开,也不好好用脑子想一想,大型民用客机这么高利润的东西哪怕是上帝也不舍得拱手让人。”

    说着让·贝克瞥了里克尔松一眼:“等到了星洲,我要休息一个星期再说,西平要去你们去吧,我可不想见那个叫庄建业的家伙,谎话连篇,毫无底线,见了,我怕我会不受控制的朝他的脸上抡起拳头。”

    里克尔松笑着点点头:“好,好,好,我们集体休息一个星期,说实话我也不想见庄建业,除了他本人的性格外,那个叫做腾飞集团的同样没有我们主动的价值,不过是想靠着巨头偷师的小航空制造厂而已,世界上类似的企业太多太多,中国人以为主动权在他们买方的手里就可以为所欲为?真是太天真了……咚~~咚~~”

    里克尔松这边正说着,车门便被助理敲响,里克尔松摇下车窗助理连忙将大哥大递进去,然后焦急的说道:“总裁从总部打过来的。”

    里克尔松有些诧异,拿过来大哥大:“喂~~我是里克尔松。”

    下一刻里克尔松的耳膜就被空客总裁差点儿震聋:“里克尔松,你是怎么搞的?中国为什么会取消订单?”

    “取消订单?”里克尔松有些懵。

    “美联社和法新社刚刚报道的,从腾飞集团总裁庄建业哪里刚刚获得的证实,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空客刚开盘就应声下跌,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必须把150架的订单给我拿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