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雨阁 > 都市小说 >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 第七百二十六章 要见庄建业
    空客总裁说完便气咻咻的挂断了电话,里克尔松和让·贝克则是一脸的懵逼,几天前刚在京城与民航局的官员谈妥的订单,庄建业瞎哔哔几句就取消了?

    就在里克尔松和让·贝克有些不知所措之际,放完行李的司机返回车里,拧动钥匙启动后,之前打开的车载收音机同时响起。

    司机有些尴尬,虽说司机在星洲市政府工作,但向上的心却没有磨灭,趁着等外宾的空隙,用车载收音机收听外文广播练习听力,却忘了关掉。

    于是一边用撇脚的英语向后座的里克尔松和让·贝克说着抱歉,一边伸手就准备把车载收音机给关了。

    如果是中文广播,里克尔松和让·贝克两个法国佬也就无所谓,关键是广播是英文的,两人不但能听懂,而且还听的是目瞪口呆,因为那里面放的正是庄建业接受美联社和法新社采访时的讲话。

    刚刚被空客总裁狠怼的里克尔松正一脑门子门号,不知道订单怎么就“被取消”,如今听到始作俑者的谈话,那可能让司机关掉,连忙婉言阻止。

    既然外宾不让关,司机自然是全力满足,启动车子就朝着市区里开,至于广播里讲的是什么司机却没有注意,毕竟接待外宾要专注,万一分神出了什么事故可就是大问题。

    不过在专注也会偶尔透过后视镜瞧瞧两位外宾的情况,结果却发现两人不知为何额头上冒出一层的白毛汗。

    难道是车里的空调力度不够?

    贴心的司机想想应该是这么回事儿,毕竟11月的星洲秋老虎的余威还在,欧洲过来的外宾不适应也很正常,于是随手将空调的冷气开到最大,想必这样就应该好一些。

    不得不说司机的服务态度真的很贴心,只可惜里克尔松和让·贝克半点享受服务的愉悦心思都没有,别说是空调冷气开到最大,就是把两人塞进南极冰山下的雪窟窿里,白毛汗该冒还是不受控制的继续冒。

    为什么?被庄建业的话给吓的呗。

    “为什么要跟空客合作?我很不理解民航局的领导们是怎么想的,空客有什么好的?航展上能把飞机拍到地上的制造商,你们敢坐嘛?你们敢坐嘛?反正我是不敢做!”

    “别跟我说空客在88年空难事故后做了改进,A320没有问题,你们是记者,懂航空圈儿里的门道嘛?要是懂,又何必来采访我,不懂就别瞎说,很影响你们法国人在航空工业界的地位。

    相比你们我是最懂的,是的没人比我更懂航空事故调查里面有多少猫腻了,在这个航空制造商比烂的年代,没有一家航空制造商是好的,只有相对好的,空客显然距离相对好有很大的距离,至少与波音相比,我更喜欢波音,因为他们更磊落,更有责任。”

    “是的,我就是波音737的粉丝,从来都是这样,我爱波音737,爱它的每一个细节,每一项设计,它是当之无愧的航空经典,我每次出行都是乘坐波音737,记住是每一次!”

    “我不否认我爱波音和麦道是因为他们采购了腾飞集团的高端航材,这是他们明智的选择,因为腾飞集团足够优秀,这也是我们合作的基础,空客也可以。

    但是跟他们在航展上都能飞出事故的垃圾技术一样,他们的领导层更是垃圾,据我所知现如今他们还在使用W公司提供的库存材料,对于空客的这种愚蠢行为我真的是三天三夜都说不完,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活下来的,可怜欧洲纳税人的钱,全都被这家毫无廉耻的卑劣公司拿去填窟窿了。”

    “是的,我更倾向国内的150架订单给波音,最好全部采购波音737,那是我所知的地球上最棒的双发干线机型,至于国内的技术引进我同样倾向于波音,因为我们有良好的合作基础,同时波音也有更好的技术。”

    “空客?算了吧,他们的A320说白了就是抄袭波音737,跟他们能学什么?如何合理合法的破坏知识产权还是信誓旦旦辩解自己如何如何了不起?得了吧,我觉得中国人要学就学原装的,再者说,空客抄也抄好点儿,航展直接拍地上了,抄都抄不明白,我看,没多大出息。”

    ……

    类似的话还有很多,几乎都快成了庄建业狂喷空客的专场了,相比之下两位通讯社的记者存在感很低,没办法,庄建业懂天、懂地、懂空气的气势一上来,真的是强大的一匹,以至于两位记者只能沦为问题提问器,稍有交锋,就会被庄建业凌厉的攻势搞得不知所措。

    特别是那位法新社的记者,因为见不惯庄建业狂喷空客,几次想反驳,结果庄建业不是反问是你懂,还是我懂之类的犀利的抢白弄得是哑口无言,再加上美联社记者的打岔,没过多久就沦落成可有可无的酱油党。

    而后庄建业便彻底放飞自我,抓着空客几次空难的痛脚拼了命的泼脏水,那架势就差把空客当成粪坑,谁要是不唾弃一下,连人都做不成了。

    里克尔松和让·贝克很生气,但相比生气他们更多的是惊惧,要知道这些年空客通过不计成本的公关总算是把1988年的A320航展空难事故的影响给平息了,可是现在庄建业好死不死的把空客的这道丢人的上开又给撕开不说,还顺带撒了两包盐。

    这也就罢了,关键是贬低空客的同时,还在大肆吹捧波音,那股子肉麻劲儿听得里克尔松和让·贝克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不就是空客没订购腾飞集团的高端航材嘛,用得着这么小心眼儿?

    然而庄建业的小心眼儿的破坏力却是巨大的,里克尔松和让·贝克都是在商业履历丰富的人,自然是清楚庄建业这番采访对空客造成的影响有多大。

    股价别说开盘狂跌,未来半月能不能收住下跌趋势都是个未知数,要知道被庄建业力捧的波音必然会借此不遗余力的打压空客,说不定在这过程中,刚刚谈好的150架飞机订单就真的会被波音截胡。

    没办法实在是庄建业那张破嘴太无耻,一口一个飞航展都能飞到拍到地上,人来航空史算是被空客给改写了的话,从头贯彻始终,就算民航局有意买,但在丑闻的压力下,必然会变得犹豫,波音在再这个时候加把劲儿,订单真的是说没就能没。

    “让·贝克先生,看来你的休假要向后延期了,如果你不愿意可以立刻辞职,返回法国,要是没意见,我们这就去西平见庄建业。”衡量一番前因后果里克尔松迅速做出了决定,让·贝克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终究是一个字都没敢冒,里克尔松根本就没理会让·贝克的想法冲着前面的司机急急的说道:“我们不去星洲了,直接去西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