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雨阁 > 都市小说 > 最强神医混都市 > 正文 正文_第2414章 没死?
    “这一次,杀了邬桑公子,我算是彻底得罪了幻魔一族了,元蜃主宰,帝魇至尊,想必都会注意我。”

    杨云帆心中沉吟了一下,他倒是没有什么害怕的情绪。

    邬桑公子,虽然是元蜃主宰的儿子,可元蜃主宰活了无数年,子孙恐怕不会少。

    至于帝魇至尊,作为至尊强者,高高在上,根本不会管这种小事。

    能修炼到至尊境界,本身的追求才是至关重要的,其他任何拖累自己修行的,都是累赘!

    邬桑公子,可不是仲少爷那样的绝世天才,受到雷尊陛下的宠爱,被寄予厚望。

    邬桑公子,只是一个纨绔公子而已!

    对幻魔族来说,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杀了就杀了!

    幻魔族还能为了邬桑公子,满世界派出神主强者,去追杀杨云帆不成?

    神主强者,都是坐镇一方的大人物,不是随随便便都能轻易请动的,为了一个纨绔公子,让神主强者放下修行,放下自己的大堆事情,去追杀杨云帆?

    这不现实!

    杨云帆枪了魔杀之主的至尊机缘,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也没见魔杀之主四处追杀杨云帆。

    毕竟,到了魔杀之主这个层次,一举一动都关乎整个族群的安危,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杨云帆则是没有那么多麻烦!

    他成长的太快了,还没有被大势力所拖累。

    他唯一在意的是地球一脉的安危,可是在其他神主强者的眼中,杨云帆虽然出生于地球,可地球只是一个生命星球而已。

    在神主强者眼中,一颗生命星球,还不如一件灵宝珍贵。

    自然也不会有人拿地球去威胁杨云帆。

    这就相当于拿一百块钱的得失,去要挟一个亿万富翁一样,徒惹人笑话。

    以前杨云帆实力弱小的时候,就敢对魔杀族的坤少爷下手,也敢在封魔古迹死斗浮屠族的天骄洛古。现在,他实力都快接近神主境界了,邬桑公子敢惹他,他还会唯唯诺诺?

    这可不是他的性格!

    “杀人夺宝,果然是发财致富的捷径,邬桑公子一行人手里得到的宝物,比我在青空山,青帝神主的神殿之中得到的东西,还要多!”

    再次打扫了一下战场,确定自己没有遗漏什么宝物,杨云帆却是没有直接返回飘雪城。

    “就这么回飘雪城,平白无故连累了飘雪城上下!”

    “在除去这花瓣符文上的神识印记之前,恐怕我的本尊,不好跟轻雪见面。不然,会害了轻雪。”

    看了看掌心之上,那一枚花瓣一样的神秘符文印记,幽幽流转出一阵神识气息。

    杨云帆虽然不害怕这花瓣符文的主人神识投影降临,可为了以防万一,他没有信心,去赌这一把。

    “这神识印记,既是威胁,也是动力!若我能借此压力,突破到神主境界。那便是谁来也不用害怕!”一咬牙,杨云帆似乎想通了一切。

    “哗啦!”

    大手一挥,杨云帆直接撕裂了空间,离开了诸天神域!

    ……

    与此同时。

    在无边无际的混沌之中,一座庞大的山脉,如同是远古巨兽一样,横亘在虚空之中,在灰蒙蒙的混沌世界之中,永久的飘荡着。

    这庞大的山脉,便是幽冥山。

    幽冥山,自开天辟地之后便一直存在,乃是魔神一族的起源之地。

    不少古老的魔神至尊,便一直生活在幽冥山上。

    幽冥山地域广阔,比起诸天神域,也相差无几。而且,幽冥山有一种奇特的能力,可以将普通的混沌浊气吸附过来,沉淀演化出新的山脉。

    这也使得随着岁月流逝,幽冥山却越来越大。

    暗星上生活的魔神数量,对比起幽冥山之上来说,可谓是池塘和大海的区别。

    在幽冥山中央地区,一座蛟蟒一样盘旋的山脉之上。

    有一座巨大的城池,座落在山脉的核心位置……这便是,幻魔帝城。

    幻魔一族的至尊,帝魇至尊,作为幽冥山最为神秘古老的至尊强者之一,诞生于混沌之中。无数的岁月下来,他的后代子孙繁衍了无数代,可谓数之不尽。

    他的大部分嫡系血脉,都居住在幻魔帝城之内。

    “速度快一些!”

    “主人已经震怒,都给我小心着点!”

    此时,在帝城之中,一个奢华的宫殿之中,无数的魔神来回奔走,行色匆匆,面色紧张。

    他们的手里提着一个个生命力澎湃的生灵,有五色神鹿,有七彩孔雀,有九头灵蛇……等等,这些都是珍贵的异种灵兽血脉,平日里难得一见。

    然而,这一刻,这些异种灵兽血脉,却仿佛是跟大白菜一样,数十头一批次,噗通噗通的被扔进到宫殿中央,那一座沸腾的血池之中。

    “咕噜咕噜……”

    血池吞噬了这些异种灵兽,不断的冒出一个个血色的气泡。

    血池的上访,萦绕着一阵阵的血色氤氲,迷蒙一片,从外面看去,这血色氤氲之中,不时显露出正在咆哮哀嚎的灵兽魂魄。

    整个血池,更是充满了如真似幻的诡异感。

    “嗤嗤……”

    过了不知道多久,灵兽的魂魄彻底被血池吞噬,而那血池上空的的氤氲血气,则是凝结成了一条条神奇的能量丝线。

    这些丝线,围绕着中央一个黑色的命符,缓缓的流转,就像是织布一样,一缕一缕,慢慢的开始凝聚成形。到了最终,这些精神丝线,竟然勾勒出了一个淡淡的魔神虚影。

    这魔神虚影,面色苍白,眼眸浑浊灰败,充斥着死气。他半咧着嘴巴,露出了一排细密的尖锐牙齿,只不过,神色恍惚,好像被人夺取了魂魄一样。

    正是邬桑公子!

    邬桑公子的神色,原本一阵茫然,此时随着一头头灵兽被扔进血池献祭,他的神魂波动慢慢变得稳定起来,神魂虚影也渐渐的凝练起来,有了神韵。

    又过了一会儿,他的神魂彻底凝固了。

    “嗯?”

    “这是哪里?我不是死了吗?”

    邬桑公子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好奇的盯着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