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雨阁 > 玄幻小说 > 铸逍遥 > 第664章 你骗我
    微微抬眼看了她一下,闫闯的眼中有着一丝不解,不过他倒是没有多说什么,转而低头又费力的拿起了茶杯,这些动作正常来讲只是再简单不过的动作,可对于此时身中剧毒的他来讲,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极为费力,除了说话以外,似乎做什么都要比平时费劲千倍万倍甚至更多

    看着闫闯哪怕身陷险境却依然毫不惊慌,雪荷淡淡的道

    “不愧是我选中的男人,哪怕必死之局,竟然还能如此淡然,你这是已经认命了吗?”

    没有看向她,闫闯只是一边拿茶杯,一边费力的道

    “你杀不了我”

    说完,他接着道

    “说起来,这茶不错,什么茶?或许,你可以在你还有机会的时候告诉我如何调制”

    雪荷从始至终都在注视着闫闯的每一个动作,并且对他的话有问必答

    “这并不是纯正的茶,不过是一种毒引罢了,配合我唇上抹的药,两者相加便是这世间最剧烈的毒药,不过这种毒药却不会让人死亡,只是会让人丧失行动能力罢了,就像你现在这样,正在逐渐的丧失行动能力,虽然现在还勉强能动,但用不了多久,你怕是一点都动不了了”

    “是吗?”

    闫闯就像是没有听到她后面的话一样,而是有些遗憾的道

    “可惜了,这茶味道确实不错啊!”

    “和他废话这么多做什么?老夫直接杀了他好了”

    似乎是看不惯雪荷一直在与闫闯聊天而不动手,所以一个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随后,在闫闯的不远处,出现了一个老者,他穿着华丽的衣袍,头发和胡须都打理的一丝不苟

    “呵呵,看来,你有些等不及了啊”

    紧接着,又有其他的声音响了起来,而就在这个声音落下的时候,阁楼之中,陆陆续续的又出现了四道身影,这后出现的五个人分为五个方位将闫闯紧紧的包围在其中,并且他们都没有带什么遮蔽面容的东西

    虽然现在身体难以动弹,但神念还是可以使用的,只不过使用起来和动身体一样都极为艰难罢了,探查过后,闫闯淡淡的道

    “没想到,为了杀我,竟然来了五位天梯境的存在,真是在下的荣幸啊!”

    后出现的这五个人,分别的三男两女,而且他们五个人,每一个都是天梯境的存在,尤其是一开始说话的那个老者,他的修为更是天梯境七层,这可是天梯境后期的修为啊!这种实力的人,在这个混元大陆上都不多见,但此时却为了杀闫闯而出动了

    看着执着与眼前这杯茶的闫闯,其中一个刚刚踏入天梯境的中年男人声音冰冷的道

    “闫闯,你杀我派的希望辰逸,这仇可不能算了,所以,今日你必须要死”

    本来一直毫不在意的闫闯在听到他的话后,手明显的顿了顿,随后又费力的将茶杯递向了嘴边,只不过哪怕他如此努力,可他的手就好像不听使唤一样

    “哼!”

    后出现的那两名女人中的一位冷哼一声,随后冷漠的道

    “乾坤派的诸位道友,这人我们已经帮你们引来了,甚至也帮你们控制住了,你们也是时候动手了”

    那三个乾坤派的男人对视一眼,眼中有着一丝犹豫,可最后其中一人咬了咬牙,随后便想动手,可就在此时,雪荷突然道

    “等等,现在他的毒性还没有完全发作,虽然难,但他还能动,所以依我所见,不如等他的毒性彻底发作,一下都不能动的时候再出手,毕竟他身为魔教的顶尖天才,更是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说不定就有什么底牌,因此还是小心一点的好,再说,大家都等这么久了,也不在乎再多等一会儿吧”

    听她这么说,众人果然没有再说动手的事,事实上,就算是雪荷不说,他们也并不打算贸然出手,虽然从修为上来看,闫闯不过是铸魂境巅峰而已,而众人则是天梯境,可事实上,闫闯可是进入过那种秘境的存在啊!虽然他们没去过圣域,但从自己门内弟子的口中也知道了圣域的恐怖和强大,若是闫闯的身上有着什么秘密,能拉人陪葬的话那就不好玩了

    眼看众人并不打算动手,闫闯则是随意的问道

    “乾坤派的三位来杀我我理解,毕竟我杀了辰逸吗,可你们风雪楼的两位是什么意思?我好像并没有得罪过风雪楼吧?甚至雪荷在我的帮助下还成为了风雪楼的第一天才”

    对此,风雪楼的两个天梯境倒是没有隐瞒什么

    “你太强了,你的存在已经破坏了平衡,所以你需要死,当然,更主要的是雪荷她根本就斗不过你,若是一直按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未来就算她成为了楼主,最后也会成为你的傀儡,这是我们风雪楼不允许发生的”

    “是吗?”

    闫闯的嘴角微微翘起

    “依我看,最重要的一点,应该是我身上的秘密吧,毕竟,我能落下同辈这么多,我的身上一定是有着巨大秘密的,所以,你们对我出手,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想要得到我身上的秘密吧?”

    这一次,众人都陷入了沉默,并没有人轻易回答什么,不过慢慢的,闫闯的手已经完全静止,此时的他,已经无法动弹了

    看着这一幕,没等那几位天梯境说什么,雪荷便上前了一步,来到了闫闯的身旁

    抬手接过他手中的茶杯,雪荷轻轻的递向了他的嘴边,并且,在她戴的戒指上出现了一根长长的针,这要是被扎着,怕是好不了

    哪怕深陷绝境,闫闯的眼中也没有丝毫慌乱,他只是镇定自若的盯着雪荷,并且轻声道

    “可惜了,你们风雪楼,我记得一共也才六位天梯境吧”

    就在众人有些不明所以的时候,一道红色的光芒突然出现,并且瞬间略过了所有人,下一秒,阁楼的第三层直接被掀飞出去,而那五个天梯境,更是瞪大了双眼,一脸的不可置信,下一秒,他们的身体就像是风化了一般,渐渐化为齑粉

    其实,就在闫闯中毒的时候,或者说,早在闫闯进入这个阁楼的时候,在阁楼不远处的一个酒楼中,便有一个中年男人在静静的准备着了,这个中年男人长相普通,只不过神情严肃,一看就是不苟言笑之人,他的背后背着一个长条形的东西,这个东西被一种可以隔绝神识神念的白布包裹着,所以谁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就在刚刚,雪荷戒指上的针即将刺到闫闯的时候,他动手了,而随着他出手,他身后那个长条形状的东西也露出了它本来的面目,原来,这是一把巨大的血色长刀,只不过被包的太过厚实,所以看起来像是长条的形状,而这把血色长刀之上,则有着丝丝黑色纹路,在这个中年男人手握长刀的时候,这些黑色的纹路便会缓慢的流动,似乎在从他的身上汲取什么一般,而划过阁楼的红色光芒,便是他发出的,阁楼因为他而毁坏,而他所在的酒楼也是一样,因为那道红色光芒而彻底崩塌,这也就导致他暴露在了众人的视野中

    “怎,怎么了?”

    街上闲逛的人和附近店铺里的人都走了出来,一脸震惊的看着被毁掉的酒楼和阁楼,要知道,这座城可是顶级势力风雪楼的地盘啊,在这里动手,那可就是打风雪楼的脸啊

    可是慢慢的,随着众人看清那个中年男人的脸,他们像是见到鬼了一样惊呼出声

    “这,这是血刀断魂,他怎么会在这里!”

    “什么?血刀断魂?你没搞错吧,他不是早就死了吗?”

    “死什么,他以前只是失踪了而已,真是见鬼,他竟然在这里,快走快走,不然被他盯上就麻烦了”

    “切!一群胆小鬼,他再厉害,这里可是风雪楼的地盘,听说这里可是镇守着风雪楼的天梯境太上,恐怕用不了多久那位大人就会赶来了吧”

    对于血刀断魂,众人议论纷纷,不过对于闫闯那里,议论的人却几乎没有,这并不是因为血刀断魂更出名,而是因为,闫闯所在的阁楼处已经被一层阵法给笼罩了,这也导致众人看不清里面具体发生了什么,他们只知道血刀断魂在城里出手了

    平淡的扫视了一圈周围,不过却没有一个人敢与血刀断魂对视,见此,他也没说什么,只是飞身进入了被阵法笼罩的阁楼

    看着突然出现在闫闯身旁的中年男人,雪荷的神情毫无变化,虽然她并没有死,但事实上,早在刚刚,她便已经被定住了,根本无法动弹分毫,就与中毒的闫闯差不多

    看了她一眼,闫闯轻轻活动了一下脖子,随后起身向着阁楼之外走去,他并没再看雪荷一眼,只是留下了一句话

    “杀了吧”

    哪怕闫闯身中剧毒还能自由行动,雪荷的神情也没有丝毫变化,可在听到闫闯的这句话时,不能动弹也不能说话的雪琴眼中充满了焦急,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怎奈何此时的她什么也说不出来

    得到闫闯的命令,血刀断魂举起大刀便要砍下,可就在此时,周梦蝶突然出现在了雪荷的身前,并一脸笑嘻嘻的抬手排在了雪荷的头顶

    此时,生机以绝的雪荷眼中充满了不甘和仇恨,她狠狠的盯着周梦蝶,用尽了全部力气也才说出了几个字

    “你.....你....骗我!”

    话音刚落,雪荷便软软的倒在了地上,没有了一丝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