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雨阁 > 其他小说 > 神亡禁曲 > 第五十二章 伏击
    “对。”公孙启心领神会,严肃的道,随后哈哈笑了起来。

    石无峥带来的弟子吃相都很斯文,好像武当的人吃饭都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细嚼慢咽。公孙启是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人,李如茜和公孙启很像,吃得很快,也多,一边吃一边喝酒,比男人吃东西的样子还彪悍。冷如月的吃法和楚向类似,一次只夹一块,筷子没有停过,筷子刚伸出去,嘴里的已经吞下去了。

    “如果桌上只有两个人的分量,他们肯定饿死。”李如茜难得说一句话,声音有些低沉,语速很快。

    石无峥莞尔,道:“这倒是事实。不过,当桌上的食物很少,人又很多的时候,通常我都会先将面前的碗装满,再去抢桌上的。”

    没想到石无峥会说出这样的话,楚向大为惊讶,在楚向看来,石无峥永远都是谦谦君子的样子,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笑道:“没想到老石你这么狡猾。”

    “没办法,国外的东西太难吃,鬼佬的口味简直天理难容,偶有好吃的,不先抢过来就没了。”石无峥有些郁闷的道。

    见石无峥说得表情纠结,神情郁闷,众人莞尔,段猛也笑了起来。

    这一打岔,见楚向和公孙启态度随和,言语诙谐,几名武当弟子放松许多,表情不再那么拘谨,不时问楚向和公孙启一些问题,很快融成一片。

    最快吃饱的是李如茜,两分钟不到,李如茜就吃饱了,楚向第一次见女子吃饭这么快。

    一顿饭吃完,楚向几人将石无峥一行送到西门,方才回到南华别院。

    送段猛回南华别院,公孙启也向楚向道别,带着李如茜去西伯利亚去了。

    公孙启走后,楚向对冷如月道:“我也要出去一趟,你先呆在这里,稍后我叫人来教你。”

    “好。”冷如月点头。

    见楚向转身要走,冷如月叫道:“向哥,我….我…”

    楚向疑惑的看着冷如月,问道:“什么事?”

    冷如月想说什么,却是没有说出来,眼神复杂的看着楚向,过了会,道:“没事了。”

    “最近不太平,你自己小心。”楚向道。

    冷如月嗯了声,看着楚向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神情十分懊悔,只恨自己没有早点自荐枕席。

    楚向变换面容,出了武城南门,进入山林之中,沿着武城绕了大半圈往西北而去。冷如月刚才的神情有些奇怪,想来应该是赌注的问题,可能是怕自己会输,想了下,楚向给王亮打了个电话。

    “向哥。”王亮的声音很激动,从称呼看来,显然是知道了楚向的身份。

    “有件事需要你们兄弟帮下忙。”楚向道。

    “能帮得上忙向哥尽管吩咐。”王亮毫不犹豫的道。

    “我有几个人需要你帮忙训练。”楚向道。

    “怎么训练法?”

    “由你决定,我需要她们在最短的时间内提升实力。”楚向道。

    “没问题。”

    “你现在在哪里?”

    “武城。”

    “两个小时后,她们和你在城东汇合,等会我给她们电话给你,你和她们联系。”

    “好。”

    “最好不要让人发现你和她们之间的联系。”楚向嘱咐道。

    “明白。”

    结束和王亮的通话,楚向打电话给冷如月,让她秘密前去城东和王亮汇合,接着又打给长孙越,让她选五个实力较好,潜力不错的手下,秘密去城东和王亮汇合。

    安排完毕,楚向再次变换面容,改变身上所有特征明显的东西,快速潜行于林中。

    白雪覆盖的山林荒无人烟,连野兽都看不到几只,连只鸟儿都没有,白色的雪,绿色的树叶,其他东西都黑色,黑白分明。这里离武城太近了,野兽早就被城里的人捕杀殆尽,捕猎的人都往更远的地方去了,只有实力不行的才会在这种地方游荡,碰碰运气。

    楚向纵越于林间,尽量减少留下可能被追踪的痕迹,如果南华别院门口的狙击是陷阱,石无峥一行很有可能会被袭击,公孙启和冷如月、王亮他们也都有可能,自己可能更加危险,所以楚向才要他们秘密行事,免得被人暗算。

    楚向不担心公孙启,以公孙启丹劲的实力,觉醒大巫之身,只带着李如茜一人,就算不敌,逃走也不难。最危险的是石无峥一行,人员众多,实力都不高,并且行踪显眼,石无峥又极其爱护门人,不可能放弃门人独自逃生,是最好的下手对象。

    “日黑雁飞高,魔人急遁逃,高卧松云处,大雪满弓刀。”忽然有吟诗声传来,声音所来之处是前方山头,相距数里,仍然清晰入耳。

    高手,绝对是高手,就是不知道有多高。

    楚向跃下树梢,缓步往山头而去,开始之时双脚深陷雪中,快到山头的时候双脚在雪上留下的脚印不过半寸。

    山头最高处,一名中年男人矗立,眉目刚毅,有几分文人儒雅之风,于风雪飞舞中岿然不动,稳若泰山。

    楚向拔刀,此人在此拦截,不知石无铮那边又会怎样,需要尽快解决掉此人,赶紧追上石无铮等人。

    “魔人果然是魔人,见面就想拔刀相杀。”中年男人极其厌恶的道。

    这些自诩名门正派之人的德性楚向清楚得很,就算你什么都不做,也能给你扣上一盆屎,然而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宣布制裁,其实他们身上的屎比别人多得多了。

    楚向没有理会此人的言语,持刀逼上,最好是这个正人君子不要拔刀,要用正义感化他,被他一刀砍死。

    对方当然不会不拔刀,楚向离他还有十几米,就迫不及待的拔出了手中长刀,扔掉刀鞘,严阵以待。

    这个家伙不是个蠢货,显然深知楚向的实力,如果他还不拔刀,让楚向进入他十米之内,到时他就没有拔刀的机会了。

    楚向没有着急,慢慢拉近两人的距离,接近对方之后一招力劈华山,刀式沉稳雄浑,缓慢儿坚定的罩向对方头顶。

    说是慢,其实不过相对楚向力而言,瞬息之间,长刀已经到了中年男子头顶,中年男子移步避开,楚向沉雄刀势随之翻转,紧迫而至,中年男子不敢硬接,从容的躲开。

    连续五式雄沉刀招,中年男人从容不迫,一避再避,身形转换间潇洒自如,楚向沉雄刀势忽然一变,刀光如电,轻灵迅捷,如影随形,被楚向拉慢节奏,这么一快,中年男人顿时手忙脚乱,闪转腾挪,狼狈异常。

    四招过后,中年男人终于不再狼狈,他不会再狼狈了,因为他已经死了,死不瞑目,到死他都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死了,这么轻易就被击败。

    简单的一个节奏变化就搞定了对方,楚向有些愣,没想到这么容易,这个男人不蠢,实力不差,没想到实战经验这么差,连一个节奏变化都应付不了。

    楚向没有过多停留,立即离开山头,往西北急追而去,任由那人暴尸荒野,管他是被野兽吃掉还是被人分尸。

    心知自己的行踪可能被人掌控,路上楚向几次变换面貌,改变身上的穿着,又绕了不少路,追了半天,总算是追上石无铮一行人。

    一路跟随,石无峥一行速度不慢,离开武城范围后,路上行人越来越少,一行人提起速度,六名门人开始奔跑,石无峥迈开脚步跟在后面,不时催促门人加速。沿着大路飞奔一阵之后,石无峥一行转道进入山中,在崇山峻岭之间穿行,没有直线往鬼城而去,而是往西方走,想来也是明白可能有人追击。

    远远循着马琮几人的气息,楚向在侧面远远跟随,山中鸟兽众多,一行人虽然尽力不去招惹这些山中的霸主,但是经过它们的地盘,对它们来说已经是一种很严肃的挑衅。

    石无峥不得不释放出自己的气息,强大的丹劲高手气息压迫下,蠢蠢欲动的山中猛兽纷纷夺路而逃。这是一种饮鸩止渴的解决方式,本来楚向只能根据马琮几人比较明显的气息追踪他们,现在石无峥释放气息压制猛兽,在楚向的感官中,石无峥仿佛黑暗中的明灯,隔着很远就能清晰感应到。

    在几公里之外都能感觉到石无峥强大的气息,这是一种很不智的做法,楚向觉得与其这样暴露,还不如让马琮几人去和野兽厮杀,一则增加他们的实战能力,二则让他们多点面对危险,对他们是很好的磨练。

    一行人在山中穿行了一天,楚向一路尾随,没有发现追击者。心知阴谋者十分狡猾,楚向不敢大意,密切关注石无峥等人的状况。

    天黑后,石无峥一行人没有走出大山,而是留在山中过夜,楚向在不远处找颗干燥的大树,直接在树上休息。

    夜凉如水,无星无月,伸手不见五指,山中鸟兽渐渐安静下来,四野寂静,悄无声息,只有暖风吹拂的呼呼声,偶有狼嚎虎啸。石无峥收敛了气息,楚向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只能感应到马琮六人的气息,心想不知道石无峥能不能感应到他的存在。

    漆黑的夜空下,黑乎乎的山头只看得出一个轮廓,好像猛兽蛰伏,漆黑的夜空好像巨兽张开的大口,仿佛要择人而噬。夜半时分,远处好像有野兽被惊扰,林中有些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随后陷入沉寂。

    楚向慢慢的坐了起来,他早已过了天真的年纪,不会天真的认为这只是偶然有野兽起来夜尿。 黑暗中,有两个野兽一样的气息爬上了山头上,随后沉寂了下去。楚向没有动,他无法分辨那两个气息是野兽还是人,就算是人此时应该也不会出手,大概是等到天亮之后才会有动作。

    持续关注周围的状况,过了一个多小时,左侧的山头又有野兽般的气息出现,随后也沉寂了下去。

    第二波野兽气息出现,楚向已经可以肯定,这些野兽般的气息肯定是人而不是野兽。来人占据了南面和东南两处山头,石无峥几人歇脚的地方差不多接近中间的山谷,这两个点和北方与西南方的两个山头是最好的制高点,楚向暗想,如果是自己,绝对不会放弃北方和西南方的两个制高点。

    看左右两处人马来的方向,应该是从武城方向来,要占据对面两个山头的制高点,绕路之下,对方至少还要两个小时,此时离天亮还有四个多小时,楚向没有轻举妄动,继续等待。

    又等了三个小时,天快亮的时候,又有一波人马出现在楚向的感应中,这波人停在了南面和东南两个山头中间的山谷中,从气息中看,这最后出现的一波人更加强大,气息深沉晦暗。

    楚向眉头皱了起来来,光这边就已经三波人马,对面两个山头起码两波,如何一网打尽让楚向有些头疼。楚向正犹豫之时,忽然石无峥的气息出现一丝晦涩的波动,一闪而逝,过了一会,再次出现,却不是在原地,而是远离楚向,往北方的山头而去。

    这么明显的暗示楚向怎会还不明白,立即动身去解决山头之上的人。向上潜行一段后,天边开始出现一丝灰白,漆黑的夜空仿佛猛兽渐渐苏醒,朦胧的微光下,已经能依稀看到地上的情况。

    放快脚步,悄无声息的接近昨晚气息蛰伏处,两个身穿丛林迷彩藏在树丛中的身影出现在楚向眼前。两人伪装的非常好,要不是楚向知道他们肯定要找视野良好的位置狙击,几乎都找不到他们。

    飘然从埋伏两人头顶降落,双掌按下,两个伏击者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就被楚向震晕。一杆重狙,一杆狙击炮,这就是两名伏击者的武器,楚向没有细看,悄然离开,前去解决东南山头上的伏击者。

    东南山头上同样是两人,同样是一杆重狙,一杆狙击炮,悄悄做掉两人,楚向潜下山谷,去解决山谷中的一波伏击者。

    解决两波人马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山中的野兽开始苏醒,嘶吼声此起彼伏,可以掩盖异动发出的声音,正是发动袭击的好时间,楚向接近的时候,山谷中的潜伏者正准备动身。这波人比山头的两波强多了,七名潜伏者都有易筋层次的气息,最强那个可能已经进入炼髓了,奇怪的是,这些人身上都有很明显的变异,有的头上长出犄角,有的身上肿瘤增生,有的手脚和野兽一样,有的身体臃肿已经不像人形,看样子好像都是辐射造成的变异。

    “小心,有高手来了。”楚向刚接近七人,离七人还有二十几米的时候,其中一人忽然沉声道。

    没想到竟然被发现,楚向不再隐藏身形,出现在七人面前,一步步走向七人。

    “说出你们的来路,我可以放你们一马。”楚向道,深沉如海的气息散出,将七人尽皆笼罩,气机锁定所有人。

    “杀。”领头之人沉声喝道,是一名相貌怪异,背上隆起一大块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