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雨阁 > 其他小说 > 神亡禁曲 > 第五十五章 杀
    “我只能对付六个,剩下的两个要你解决。”楚向神色镇定的道,平静的声音让宋小婷稍稍减少紧张感,不过想到要对付两个,心里又有些踌躇。

    形势有些出乎楚向的预料,对面七人部围向他,显然是打算先干掉他,反正宋小婷一个弱女子也跑不掉,迟早是砧板上的肉。

    “帮我挡住后面那个。”乱刀齐下,楚向不敢分心。

    “好。”宋小婷神情微定,只对付一个她还是有些信心的。

    “杀。”一名男子喊道,持刀冲向楚向,其他人不甘落后,也纷纷杀过来,毕竟这么大个美女,能第一个上那绝对是爽暴的体验。

    刀光乱下,楚向抽刀应战,叮叮当当刀剑相交之声不停,这些人当然威胁不到楚向,不过演戏要演套,要的是让宋小婷体验一番险境,不能太用力,楚向且战且退,好似遮挡不住,众人见状,兵刃更加急促,势要将楚向当场击杀。

    宋小婷杀向门口的凶恶男子,凶恶男子不想伤了宋小婷,一时施展不开,被宋小婷逼得不断后退。

    “快杀了他来帮我。”楚向焦急的叫道。

    知道楚向形势危险,宋小婷一狠心,长剑飞舞,寒光闪闪,面向凶恶的男子没想到宋小婷有这样的实力,顿时被逼得手忙脚乱,招架不住,好在厮杀经验丰富,发现宋小婷杀意不足,关键之时手软没有下狠手,几次逃出生天。

    “快杀了他啊。”楚向叫道,声音更加着急,不断后退。他知道宋小婷杀心不够,无法狠心杀人,只能不断的刺激她,让她下杀手。

    用枪杀人和用刀剑等冷兵器杀人不同,一扣扳机人就死了,杀起人来没什么震撼的感觉,冷兵器不同,握在自己手中刺在敌人身上,那种感觉完不同,是实打实的接触,面对敌人的鲜血和尸体。

    “啊!”楚向一声惊叫,被刀锋划过肩膀,受了一点点伤,围攻众人攻势更加凌厉,刀光如雨,楚向快要无处可逃。

    知道再不狠心杀掉眼前之人,两人就要交代在这里,自己还会被一群人轮翻凌虐,想到被凌虐的悲惨状况,宋小婷心中一狠,剑锋杀气四溢,十几招之后,面向凶恶的男子被宋小婷一剑划开颈动脉,鲜血喷出一米多高,凶恶男子惊骇欲绝的捂着脖子,然而颈动脉被断,喷涌的鲜血哪捂得住,片刻浑身都是血,五官扭曲变形,死不瞑目。

    “快来帮我。”楚向大叫道。

    怔怔的看着死不瞑目的凶恶男子,宋小婷抹了下溅到脸上的血,不抹还好,一抹整张脸都变成了红色,到处都是血迹,不过她自己没有发现,赶紧提剑跑过来帮楚向。

    “拦住他。”楚向刀法微变,缠住六人,将一人隔出去。

    宋小婷立即出剑将人拦下,楚向力斗六人,且战且退,游走腾挪,将六人引开,一时杀得难分难解。

    杀了一人之后,宋小婷紧张之感大减,手中长剑运用更加自如,剑光来去,不多时就又将对手重创击杀,一剑刺穿对手的腹部。被一剑穿腹,对手没有倒下,面孔变得狰狞无比,一手抓住长剑,兜头一刀砍向宋小婷,反正就要死了,死都要拉一个垫背。

    没碰到过这样的情况,宋小婷大惊,连忙弃剑后退,身受重创的男子发狂的追着宋小婷乱砍,血流不止,怒吼不停,声势恐怖,宋小婷一时手足无措。

    惊骇的不断躲避奔逃,被洞穿腹部的男子失血过多,动作越来越慢,再也追不上宋小婷,倒地身亡。

    惊魂未定的抽出长剑,看着眼前狰狞恐怖的尸体,宋小婷忍不住一阵恶心,干呕不已,还好腹中的东西早就消化完,没有东西给她吐。

    “快来帮我,再杀一个我就能干掉他们了。”楚向叫道。

    形势仍然不容乐观,来不及思考,宋小婷连忙执剑杀过去。楚向又隔出一人让宋小婷缠住,少了一人之力,楚向扳回局势,一人一刀将五人逼得不断后退,有人见形势不好想要逃走,却被楚向堵住门廊过不去,只能拼死力战。

    很快宋小婷将对手击杀,楚向也将五人击毙,横七竖八的尸体躺了一地,到处都是鲜血,楚向故意制造恐怖,将五人砍得支离破碎,头颅四肢到处都是,内脏横流,血腥残忍之极。

    厮杀落幕,宋小婷看到周围的景象,刺鼻的血腥气冲入鼻孔,顿时面色苍白,肠胃翻滚,将胃液都吐了个干净。

    “这些人死有余辜。”宋小婷吐得胃都痉挛了,刚抬起头就见楚向一脚将一个头颅踢飞撞在墙上,红的白的到处飞溅,忍不住又狂吐不止。

    楚向嘿嘿暗笑两声,拎起带来的野兽宰杀,把滴血的肉放在火炉上烤起来。过了许久,宋小婷才止住胃部的痉挛,强忍恶心洗干净头上脸上的血迹。

    “唐龙,这个江湖总是这么血腥吗?”宋小婷怔怔的看着楚向道。

    楚向翻了翻火上的肉,叹气道:“我带你回基地可好?”

    “不。”宋小婷倔强的摇了摇头。

    “这个江湖远比你想象的复杂,这些还算不得什么,起码是光明正大的围杀,有时候你都不知道什么回事就已经掉入别人的陷阱,那才恐怖。”楚向道。

    宋小婷沉默了。

    楚向有点想不明白宋明给宋小婷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让宋小婷打定主意一定要去安西。

    浓郁的血腥味弥漫,一番厮杀下来,宋小婷又累又饿,然而胃中翻涌,楚向烤的肉吃下去又吐出来,几次之后,才勉强能控制住恶心,吃了些肉。

    两人在狼穴休息一晚,洞里血腥味、霉味、臭味混杂,宋小婷虽然累极,却是怎么也睡不着,快天亮的时候才趴在桌子上睡着。

    看着宋小婷微蹙的眉头,楚向忍不住叹气,纵使他铁石心肠,也不忍让她如此经历世间的丑恶,这是对美好的摧残,是对她的折磨。但是若不如此,又如何能放心让她在这个江湖闯荡,现在折磨摧残总好过将来成为别人的玩物,生不如死。

    不忍叫醒宋小婷,直到她自然醒来之后,楚向才和她离开狼穴。楚向对宋小婷的摧磨并没有到此为止,特意往城镇狼穴之处走,让宋小婷暴露在有心之人眼下,一路上不知多少劫色的来相杀,让宋小婷不断在实战磨练剑法。

    最让宋小婷难受的一次是在某个小城中的一个狼穴,这是一个很大的半官方狼穴,是用一座大厦的地下车车库改造而成,里面十分宽敞。

    两人走进狼穴,才发现这个狼穴这么大,里面起码有百几十人,宋小婷有些担心小声的道:“唐龙,这里这么多人,我们还是走吧。”

    “那以后我们碰到人多的时候是不是都要避开?”楚向道。

    宋小婷还是有些踌躇,此时开门的狼穴小二已经将门关上。

    楚向很高兴宋小婷知道避开危险,而不是傻傻的一头热血往前冲,趋吉避凶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正常来说,遇到这样的情况肯定是要离开,不过楚向想要让宋小婷体验一番更加危险的情况,又不能告诉她实情,只能这样牵强的找个理由。

    狼穴的柜台正对着门口,左侧底部是厨房仓库之类的地方,靠门这边摆着几十张桌子,靠柜台那边十一个类似舞台的地方,右侧是休息区,摆着一些床铺,还有一些独立的包间。

    两人在靠近门的一张桌子坐下,周围的人发现宋小婷是女人,眼神纷纷落在她身上。宋小婷经过楚向的化妆,面目难看了很多,和普通女子差不多,不过还是吸引了很多目光的停留。

    宋小婷将几十斤重的猎物扔在地上,楚向道:“五斤水煮,五斤炖汤,五斤烤,其他的不要了。”

    没想到遇上大方的主,小二讨好的道:“多谢大侠。”拖着野兽处理去。

    周围的人打量宋小婷之时,宋小婷也在打量周围的人,神色平静,丝毫没有害怕之色,楚向和她说过,任何场合都不能露怯,人家一看到你害怕,就更容易起坏心思。

    “除了这边的十四人,其他的都是以这里为据点厮混的豺狼,看情形应该是分为六波,不过他们长期盘踞这里,随时可能联手,实力不容小视。”宋小婷轻声道,在吵闹的狼穴中旁边的人根本听不到。

    豺狼就是那些盘踞在狼穴的人,这些人皆是凶狠残暴之辈,因此被人称作豺狼。几波豺狼都在打牌消磨时间,输的大骂,赢的得意洋洋,吵闹非常,眼神不时扫向这边路过驻留的十几人,显然是在寻找下手的对象。这边十四人个个气势沉凝,显然都不是好惹的主的,毕竟敢过江的,哪条不是猛龙。

    “你说他们会先找谁下手?”楚向道,聚音成线,只有宋小婷能听到他的话。

    宋小婷打量了下十四人,表情微微有些变化:“我们。”

    楚向摇了摇头:“敢带着女人在外面混的,哪个不是过江猛龙,他们应该会找个人试探一下我们的反应,才会向我们下手。”

    “可是你不是过江猛龙啊。”宋小婷道。

    “我叫唐龙,难道还不够猛吗?”楚向指着自己的鼻子道。

    宋小婷笑了出来,些微紧张的神情大为放松。

    听到宋小婷的笑声,有人回头看过来,打量几眼两人,便又转过头去。

    “万一他们联手怎么办?”宋小婷小声道。

    “僧多肉少,很难,不过也不排除这种情况。”楚向道。

    “他们在干什么?”宋小婷看向床铺那边道。

    “等会你要忍着点,不要冲动。”楚向叮嘱道。

    宋小婷不明白楚向的意思,直到打牌输了的一个大汉从床上拖下一个女人。大汉当众脱下裤子,露出毛茸茸的屁股,一把扯下女人的衣服,从后面插了进去。

    和大汉一起打牌的几个人纷纷起哄:“老毛,用力点啊,那娘们连气都不喘。”

    大汉重重的哼了声,加快动作的频率,啪啪的响声连绵不绝,被按在床上的女人开始喘气,呻吟声若有若无。

    “这才像样嘛,老毛快点,老子快忍不住了。”和大汉一起打牌的一个络腮胡子男子大叫。

    几分钟后,大汉一阵哆嗦,心满意足的拉起裤子,回来继续打牌。大汉回来之后,络腮胡子立即过去,将床上的女人翻过来,拉下裤子从女子口中插进去。

    宋小婷脸色有些发青,恨恨的道:“她怎么不咬断它。”

    “牙齿被打掉了。”楚向道。

    “可恨。”宋小婷怒道。